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誰說音樂會不能穿牛仔褲

在以爵士音樂聞名的Berkeley音樂學院聽友人首場音樂會。據說所有人的首場音樂會必得要在1W舉行,辦愈多場音樂會場地的等級才可以升高。 先前就聽說他們音樂會演奏都穿牛仔褲的。跟古典音樂演奏會的formalism大相逕庭。今天看台上的band果然各人有各自的風格。全部只有主角爵士鋼琴手是女性,而且她很有可能是年紀最大的。她看起來就像一個高中老師,而她實際上也是。Recital完以後不久就會回台復職。但也因為她的風格很良善,使她在鋼琴裡面投注的輕盈愉悅更顯得純粹。伸縮號手頭髮很毛躁,有股老實又逗趣的氣味。吉他手是個日本人搖頭晃腦很嚴重,連著他的球帽和帽身後頭突出的爆炸頭一起。Bass手是彰化來的,很有扮勢。小號手吹得很不錯,感覺是個謙虛的人,沒有彈奏時也認真盯著樂譜。Saxophone手看上去是有點傲慢,也是所有樂手因為獨奏而被觀眾鼓掌相待時沒有回禮的人。不過他技巧很好,沒事做的時候在台上還會把閒手插在口袋裡。打擊手被擋住了看不見。全部的人裡面除了鋼琴手是友人以外,我最喜歡的是鼓手。事實上就某種角度而言我認為他是最樂在其中的人。他也是唯一一個會用眼神去交流別人的動作的人。儘管他人通常不見得有什麼回應,但他看著他人會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沈穩卻溫柔的在角落中支持著所有人。 這真的是一個感覺很美好的團隊。雖然平日的練習是如何,我完全不得而知。 我心裡想,啊,這就是我的理想人格,我想要成為這種人。 不過這都是想想而已。 全部的曲目對某些人來說可能都是芭樂曲目,如The Girl from Ipanema with Jazz piano等。不過,我卻覺得在學院裡面的爵士樂有自己的調調。主要可以說縱然是爵士,但還是很講求精確的演出,所以即興性與彈性減少,但清晰度與緊湊度卻升高。不得不說這些曲目都嚮往一種清脆而流暢的美好,而不是憂鬱與自嘲的千迴百轉。 鋼琴擺設的位置與舞台高度使觀眾清楚地看見琴鍵與手指的流動。也看見熱情卻輕快的腰肩擺動。 友人結束了這場音樂會,就解脫了。 連她的鋼琴老師也高舉雙手鼓掌。 恭喜。 Advertisements

November 29, 2007 · Leave a comment

劉德華造神運動

ptt八卦板上最近一系列劉德華行善的文章,其中包括唱片路線的主題從風花雪月轉到勸世為善,包括勸歌迷好好讀書不要追星,921大地震特別趕來台灣發帳篷並捐款一百萬元(相較其他港星沒遇過地震紛紛逃離),在世界各地領養小孩,每天打電話給當時病魔纏身的梅姑提醒她吃藥等等。推文總是搞笑地大嚷華仔華仔,有人立刻糾正說他不是華仔而是是華神,又說神愛世人,又說人神不能相戀,又說全天下都是他的子民。 一方面板友以刻意神化他來揶揄劉德華造神運動,一方面大家似乎又對他的善行感到很有興趣,且呈現支持的態度。 其實很少可以找到這樣沒有什麼負面評價的藝人。應該說在這麼多的正面新聞之下,要是冒出負面的也顯得相當不可思議了。

November 28, 2007 · Leave a comment

安汶島上的加薩走廊

安汶島的基督徒-穆斯林衝突已在2003年劃下休止符。暴力始於1999年,由非常local的衝突到之後激進份子(這些人佔印尼穆斯林中的極少數,但每次出場都把大家嚇壞) 的激化,與宗教認同的極端化。 上千名百姓被殺。七十萬人淪為難民。 對內戰產生的macro層次的探討已經看過一些,今天稍微讀了一篇對micro層次的意義塑造、非常時期的對風聲的過度敏感、惡魔化他者,以及”去人性化”的日常生活的身心靈折磨。兩種approach都是同樣的重要。我從來不會否定causal relationship的重要性,就算作不出來也要嘗試。 這篇文章用一句話總結,我會說主要在談謠言與媒體效應如何使敵意成為自我實現的預言。 讀的過程中數度鼻酸落淚,而這是在讀制度論者那種從資源分配,政權轉移、經濟崩潰等等的冷血數字中完全不會得到的震撼。不過後者有後者要達成的目標,他們的同情未必就比較少。 兩個宗教劃分了領土,劃分界限那條街當時被稱為”加薩走廊”。 有點諷刺,有點逗趣。但是也很令人感到辛酸。 上次一位研究加薩走廊的哈佛學者剛從田野地回來,報告當地已經蕭條到沒有任何社區意識。已經被不斷減少的外援與強勢的以色列、美國政策逼得無路可退。失業率節節攀升。飢餓。沒有未來。很多村子都被重牆團團圍住。高壓限制移動,可以走動的範圍也許像台大走到中正紀念堂。或更狹小。資源分配不均甚至使村落與村落之間互相猜忌。聽她的敘述我想起一種卡夫卡式的禁錮。我想如果她說的東西確實以某種形式存在的話,那應該只有文學才有辦法處理。 不過不久以前一位法國學者,從同樣的田野地回來,抱持著較樂觀的態度。甚至幾年前還寫了identity演化的過程,從泛阿拉伯主義到國族主義到伊斯蘭國族主義(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跳一下。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要說,把宏觀與微觀不要過度切分來看approach,我想是就分類上是真的有幫助的。 去年在社研所修她們的必修理論課程,且是與人類學當代理論一起修的。我感覺很充實愉快。不過我大方地在她們系主任要求下寫了該課指導老師的美言信好爭取他得到優良教師獎。結果他得到了獎。我卻什麼也沒得到。 希望以後我教書也會遇到這麼善良的學生。明明是不同系所的還主動證明我真的是一個好老師。 再說回來,我想這種微型敘述,雖然在很多文化研究裡面很流行,但缺少了歷史是一點也行不通的。沒有制度性的檢視一樣行不通。但是要微妙結合兩者確實很困難。 ———- 1.今天室友媽媽給我喝了現煮的薑湯。她老母人真的很好,很溫柔,明明是第一次見面沒幾天,就說視我像自己女兒一樣。她們感情也是好得一塌糊塗。原本想送一個小禮物給該室友,感謝她上次無怨無尤地清理我酒後的嘔吐物(還說:你晚餐吃得蠻豐盛的嘛。),可是她媽媽在又不好意思讓她知道原來我是一個會偶爾酗酒亂吐的傢伙~~ 2.上次下了一點點雪後沒再下了。我希望雪來臨前我可以把衣物行頭準備好。

November 28, 2007 · Leave a comment

低調的譁眾取寵

喔。 真是受不了再繼續扮演小丑下去了。原本以為逗大夥開心也就罷了。自己沒有那個心情就真的罷了。並不是讓別人虧假的也無所謂。我要變成一個開不起玩笑的研究型學究是很容易的,與我當一個必須被虧的友善的無腦小妹一樣容易。只是我的生存之道總是偏向呈現後者而已。有時實在懶得爭什麼鋒頭,搶什麼下結論的席次。傻傻地笑一笑事情簡單很多。 啊,說到當代那篇文章,雖然回台灣時被很多人提起,自己真的覺得很對不起大家。可能是壞了學科的名聲吧?會不會被貶為沒有營養的東西?我自己是覺得很平實,只是結論與開頭太過危言聳聽。我最大的缺點之一就是犯錯總是無法輕易原諒自己。記憶力總是好得花枝亂顫或悔意猶新。忘記吧~~~~~~~~~~~~

November 27, 2007 · Leave a comment

“我已克服了世界。”

朋友的表哥過世了。 一時之間還是無法冒出什麼話頭來。說到安慰的話語也覺得她必然千頭萬緒都已走過幾回。 兩天過去了。親愛的朋友希望妳的心靈富饒,縱然有多少傷春悲秋,妳知道那光芒總在痛苦與喜樂的邊緣閃爍。這種話換作我失去了重要的人想必我無法直接接受。可是我希望生死離別的雙方都是被祝福的。 這兩個星期為了對付期末將會生產力大為提升,適合善加利用。為了一本不想買的書書借不到很頭痛。剛借到手的因為interlibrary loan期限很短還回去又在Brown失蹤。還不曉得要怎麼解決。早知道如此我會先把理論框架完整地抓下來再說。 千金難買早知道。有事沒事不要因為隔天沒課又開始夜貓起來。

November 27, 2007 · Leave a comment

下雨天的波士頓

這兩天持續下雨。很迷茫,與台北下貓下狗地截然不同。主要是因為霧很大。都已經凌晨一點多那個平常會練爵士鼓的鄰居現在還在幽幽地彈著電吉他。與霧搭配起來倒是蠻和氣的。旋律總在五個音程之內徘徊。 買了一只台式的小澡盆,拿在手上覺得與城市很不協調。 星期三要去聽朋友在Berkeley的爵士鋼琴recital,現在卻不知道花要去哪裡買。 下星期一要參加Barth的退休party。 對,他要退休了。很可惜沒能深入地與他對話過。 曾經某課堂上交他一本書的review而與之奮戰單單書寫部份就花了17小時。我的批評很多,但內心對他確實相當景仰。 晚上頭一次自製泡菜麵,當然泡菜不是自製的。 與友人小聊提及埃及的階級流動程度,無法回答。 很奇怪,分明在樂多註冊了另外一個完全不同的日誌但最後卻只剩這一個。 還記得文章標題是「女神與丑角」。部落格的名稱是negation-navigation。 那就算了。

November 27, 2007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