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阿莫多瓦–Volver

翻成玩美女人實在沒什麼意思。
Volver is Return. 既是鬼魂的回訪,也是記憶的回火。
與濃密的親情友情反覆編織的臨訪,在片中行為被具象化。回到墳墓、回到家鄉、回到公寓、回到起點, 每次出發,每次背後都更為清晰。我相當喜歡這部片子。我相信一定會有很多人說,壞教慾與悄悄告訴她顯然更上一層。不過這個問題還得以後再說。

volver.jpg


我想像那些光怪陸離的情節,若交給別人會處理地很慘。或者說根本不應該有這些情節。
可是在他手中卻一點也不覺得光怪陸離,反而是一種地方特色情感的突現。將地方對死亡、靈魂、儀式性行為等情緒與態度抓得流暢卻獨特。簡言之,就是風格,卻不是只有個人的,而是包含社群的 與個人內心深處的一種喋喋不休又不斷商議的辯證。
戲的一開場就是對死亡的某種顛覆的情緒,女人們在爭論不休 暗自互不相讓。可是女人仍是生活的擔綱者 不是無懈可擊的,但也是難以擊倒的。女性的堅強不是一種反抗、敵對、或控訴,像某些女性電影中那種窒息的氛圍。而是細膩、 逗趣、責任、義務、情緒化卻又極度壓抑、彼此試探、衝突、和解。換言之,堅強並不需要是一種同質性的忍耐與承受打擊,更多的是具體的行動。
六個女人有各自的堅強,風格各異。對彼此的扶持不只是一昧的幫助而已,有更多猜疑、傷痕、但最終是同情與和解。堅強本身的尺度,被推到一種極為人性化,有尊嚴的位置 (即使那傷痕的秘密是如此地去人性化)。
逃避與閃躲是刻畫的最為細膩的一部份。但不代表坦承是唯一的解答。更重要的是同理心。如同以魂魄之姿出現的母親最後給Augustina的愛一樣, 完全是扛起責任的表現。或許也是一種贖罪,但更精彩的是明明深知彼此的情仇,卻按耐住,從未拒絕援助。
你會很驚訝受過某些屈辱卻仍然努力自信地活著的女人們,如何在從童年到中年即老年來翻轉自己的記憶 理解,最後彼此安撫傷痕。
家庭的束縛、男人的欺騙、暴力、性壓迫、經濟獨立的困境,種種高度危機全被搬上台面,可是女人沒有因此慘不忍睹,也沒有陷入自溺,而是勇於追求與面對挑戰,走上電視台或開大貨車處理屍體,抱著良心與保護彼此的心情,面臨抉擇,做出決定。
亂倫的題材讓人不禁聯想起中國城(波蘭斯基)。不過我想中國城所處理的是一種面對打從人格結構到社會結構沆瀣一氣之邪惡或暴力,無可奈何無力回天的無效的搏鬥(正如在失嬰記裡頭所看到的一樣)。但在這裡,自我保護與保護所愛的人是一直在尋找出路的活躍人生之記號。縱使只發生在簡陋的馬德里公寓髮廊 或層層門牆的暗喻關係之交疊卻又隔離的拉曼查小鎮建築,但我們也見證到廢棄餐廳起死回生,記憶重生的力魄。其所帶來的啟示,不是悔恨與傷痕毫無意義,只管走出去重生。
而是小人物的勇往直前,且不必丟棄那些不堪入目的過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March 2, 2008 by in 【Post-Film Pos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