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Camarel焦糖 (2007) 酸甜細膩的女性電影

Caramel將傳統與現代,友情與親情纏繞地如焦糖般綿密:婚外情的痛苦與友情的支持、處女情結的壓力、性別取向的曖昧、害怕明日黃花的恐懼,以及放棄愛情選擇親情的大愛,都在這一小品中做了回味無窮的呈現。 Advertisements

January 22, 2009 · Leave a comment

憂鬱時細膩而冷靜

將承諾與希望都像魚網般地闊氣灑往遠洋海域,可會有平靜的每一天與斷續演出的浪潮守著那既不清楚未來,也無法記憶過去,僅被動地延後了每次的現在的心意?那拒絕給究竟被預設為快樂的甚麼究竟是目地是過程是基礎或是珍寶的定奪,總以拍打與侵蝕所能留下的痕跡來掩飾哭泣與吶喊的不堪,偶爾在失控的節奏中獲得短暫的救贖。

January 21, 2009 · Leave a comment

印尼紅透半天的流行歌

試著將之翻成中文,不過翻得不好。

January 16, 2009 · Leave a comment

河畔書坊: “Books You don’t Need in a Place You can’t Find.”

就是這家由十九世紀的磨坊改建而成的二手書店,Bookmill,自稱擁有著你不需要的書,而也座落在一個你找不到的地方。這種自嘲的幽默卻無法改變老顧客對它的喜愛。擁有超過四萬以上的藏書量,Bookmill可以說是收納了附近新英格蘭地區五大學院Five College所流出的豐富藏書。

January 4, 2009 · Leave a comment

波士頓交響樂團,在波士頓

2007~2008 波士頓交響樂團觀賞心得。

January 4, 2009 · Leave a comment

[阿富汗vs馬來西亞]面紗女子樂團 & 面紗的多元詮釋

January 1, 2009 · Leave a comment

[伊朗]女性朋友們建議西方look beyond veil

帶頭巾的女消防隊員,全隊都是女性,多人英文超溜。德黑蘭想必也是比平均國內教育程度更高上一層。

January 1, 2009 · Leave a comment

憂鬱集: 人生最痛苦的,莫過於無事可做。

時間 Thu Oct 2 21:13:04 2008 ─────────────────────────────────────── 我是被巴爾托克嚇醒的。 由於腦袋沒有正常運作,已經一個月之久,語言區位一直被弄散了焦點。 由於腦袋不轉,身體的疼痛便自動放大一千倍。 而感受到的疼痛正是放大後的:心悸 無來由灼熱的雙手 無法不發抖地站立 胸悶 一整天唯一的活動是抽菸與滿腦的幽靈。 記得當年我也曾經如此害怕陽光 不過不同的是從較高的地方摔下來的確是遍體麟傷的 至少由疼痛來的訊息是如此宣示的 記憶中有自高空瞬間跌落的恐慌

January 1, 2009 · Leave a comment

向寂寞宣戰:「我不是打敗這隻蜥蜴,就是離開尼日。」

波士頓秋日,與系上友人席丹妮於校園附近共用午餐。我與她分享近日與憂鬱症對抗的心力交瘁,與甫踏上教學的辛酸血淚與趣聞。席丹妮出生於牙買加,在紐約長大,晚我一年進入人類學研究所。她在西非生活過三年,法文極為流利。為了鼓勵我,她娓娓道來她在尼日的故事。 「我生平最怕的動物之一,就是蜥蜴。當年我準備在尼日進行田野工作的籌備。我被分配到了一個村莊。事實上,甚麼設被落後啊,沒水沒電晚上要用蠟燭這些事情, 都一下子就可以克服了。真正困難的是你必須接受你遠離家人遠離朋友遠離愛人而你在這裡是一個陌生人這個事實。總而言之,真正困難的,就是寂寞。」 更糟糕的是,當你寂寞時,你必須與你最恨的東西奮力一戰。

January 1, 2009 · Leave a comment

歌舞是心靈的解藥,化腐朽為神奇的人體通道

話說冬日某天在等待學期結束,被學生一疊疊厚重的paper煩擾時,我重溫了一次1993年推出的Sister Act修女也瘋狂。當然琥碧戈柏真的是非常的酷,而她所飾演的賭城show girl因逃避追殺之故而躲進修道院,卻讓修道院的聖歌隊起死回生,連教宗也來觀賞。show girl進入了上主的聖殿,而最後修女們為了拯救被綁架的琥碧戈柏也進入了賭城賭場。神聖與世俗的分野由音樂感化人心的力量融解。到後來show girl真是愈來愈像修女捨不得離去呢。繼續做著工作的同時我看了一部2007的非洲紀錄片。而這讓人真正見識到了音樂歌舞治療被戰火蹂躪的心靈的力量。

January 1, 2009 · Leave a comment

終於一償宿願–訪問亞米須人城鎮。

OK,不用電也不用汽車,只用馬車是吧。 期末人類學導論剛剛好改到一篇學生寫的亞米須人的教育觀點,給了個B+(雖然她有送我一張溫馨的卡片但分數不變)。又因為來到了費城,距離Amish Country不遠,於是與阿那答兩人決定就開車前往。

January 1, 2009 · Leave a comment

連續三年都在紐約過聖誕

第一年在紐約,與Majo最暢快的事無過乎暢飲歡談到天亮,到友人家唱卡拉ok兼吃自製高級火鍋,還有在時代廣場付近打牌打到近倒數時才奪門而出爭看煙火了。長島上白人高級住宅區盡是爭奇鬥艷的聖誕裝飾與燈造馴鹿與氣球雪人等等,到了夜晚美不勝收。同時也與其他友人見面,第一年在紐約與昔日大學友人見面,感覺相當特別,可說是五味雜陳。 第二年在紐約,男友相伴與大學同學兼室友相見歡,聖誕夜吃大四川後在紐澤西高樓俯瞰美麗的夜景,並且順便享用著從中國城買回來的手工豆花。隔日在曼哈頓街頭漫步,享受悠閒與濃郁的聖誕節氣氛,不為同樣濃郁的旅遊馬車傳來的馬糞味所擾。當時對於聖誕節於中央公園溜冰場溜冰的情景已經熟悉,但在高處俯瞰仍有一番風味。晚間於洛克斐勒中心賞看醜陋的聖誕樹,人潮洶湧摩肩擦掌地越過天使燈像走廊,最後看到夜晚的雪花燈音樂秀,非常滿足。

January 1, 2009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