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向寂寞宣戰:「我不是打敗這隻蜥蜴,就是離開尼日。」

波士頓秋日,與系上友人席丹妮於校園附近共用午餐。我與她分享近日與憂鬱症對抗的心力交瘁,與甫踏上教學的辛酸血淚與趣聞。席丹妮出生於牙買加,在紐約長大,晚我一年進入人類學研究所。她在西非生活過三年,法文極為流利。為了鼓勵我,她娓娓道來她在尼日的故事。
「我生平最怕的動物之一,就是蜥蜴。當年我準備在尼日進行田野工作的籌備。我被分配到了一個村莊。事實上,甚麼設被落後啊,沒水沒電晚上要用蠟燭這些事情, 都一下子就可以克服了。真正困難的是你必須接受你遠離家人遠離朋友遠離愛人而你在這裡是一個陌生人這個事實。總而言之,真正困難的,就是寂寞。」
更糟糕的是,當你寂寞時,你必須與你最恨的東西奮力一戰。


某天晚上,席丹妮就在她的床褥上,發現了一支紫色的大蜥蜴。她驚慌地往後退了三步。要是過去的她,一定會嚇得落荒而逃。然而,此時此刻,她知道她必須冷靜,因為,這樣的事情,未來還不知道要發生過多少次。當時她很想哭泣。可是,她不是打敗這隻蜥蜴,就是離開尼日。
「你想想,我到時候要怎麼跟親人朋友說,我離開了尼日?因為一隻蜥蜴?」
因此,她深吸一口氣,決定將祂桿出她的地盤,證明她可以在窮鄉僻壤之處生存下去。
她拿起畚箕,奮力地往那動物身上一擊。不夠。她又奮力地以重物捶打數次。終於,敵人陣亡。
自此以後,她殺了無數隻蜥蜴,因為基本上,她們到處都是。她不那麼做,她就無法安寧,一旦她無法安寧,她便無法安心過日,遑論做研究與田野工作。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January 1, 2009 by in 【Moldy Room of Sketchis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