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憂鬱集: 人生最痛苦的,莫過於無事可做。

時間 Thu Oct 2 21:13:04 2008
───────────────────────────────────────
我是被巴爾托克嚇醒的。
由於腦袋沒有正常運作,已經一個月之久,語言區位一直被弄散了焦點。
由於腦袋不轉,身體的疼痛便自動放大一千倍。
而感受到的疼痛正是放大後的:心悸 無來由灼熱的雙手 無法不發抖地站立 胸悶
一整天唯一的活動是抽菸與滿腦的幽靈。
記得當年我也曾經如此害怕陽光
不過不同的是從較高的地方摔下來的確是遍體麟傷的
至少由疼痛來的訊息是如此宣示的
記憶中有自高空瞬間跌落的恐慌


早安憂鬱
時間 Thu Oct 2 21:26:41 2008
───────────────────────────────────────
neo-Modernist的Mazhab已經在你腦中長瘤
午安憂鬱
時間 Sat Oct 4 23:34:38 2008
───────────────────────────────────────
不知道嚴重心悸會延續到何時的情況下
有時索性安慰自己就如此永遠地帶著不適
被當成傻瓜譏笑也無妨
若是必然
必得承受
復健
時間 Tue Oct 7 09:28:29 2008
───────────────────────────────────────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自從感覺武功盡失之後,我身上也長出了一些蜘蛛網,
三不五時地用眼淚撥開一些。一個心理師與一個精神科
醫師輪流與我做彆扭的溝通。有時候我感覺好像是我在
研究他們。反覆地確認我並無具體的自殺計畫等等。
問題是連自殺計畫都缺乏實際上正是症狀的一種。
問題不在於自殺或活著,問題在於計畫本身。
今天在頻頻延遲行程的客運上有一股久違的清涼好感覺
襲上心頭。那個喜愛做某些事情並且做起來就六親不認
廢寢忘食的舊的自我的某些形像。
加油,加油,我揣測加油很可能是日本人帶來的詞彙,
如同他們也在印尼創造了類似的東西一樣。
就讓遊山玩水與修行一同並存。不要再拿所有的一切無
端的沒頭沒尾地傷害自己。
愈近愈遠
時間 Wed Oct 8 11:14:37 2008
───────────────────────────────────────
Giacometti
我愈工作,便愈能以不同的眼光看事物,也就是,
萬物每天都變得更宏偉,變得更難以知曉,也更美
。我靠得愈近,它就愈宏偉,也愈遙遠。
早午餐憂鬱
時間 Wed Oct 8 23:27:52 2008
───────────────────────────────────────
每一天的早晨最無法被清楚意識到的陽光
昨日啄木鳥與仍翠綠的葉片還在窗頭展示
不能適當解釋的眼淚
房間盡是凌亂與畏縮的痕跡
憂鬱之身
時間 Tue Oct 28 13:17:01 2008
───────────────────────────────────────
在醫院的那個晚上我猶豫了很久 到底要不要住院 這樣只能二分的問題
而太多事情需要被二分
腦袋卻被寵壞得只想要把事物攪拌成有秩序的複雜體
我們離開醫院的時候已經將近午夜
出來時我感覺世界已經不太一樣了
也許不一樣的是我
可是前方等待我的是苦澀的曲線圖 絕不是直線的
帶著幾個行囊我在當時吹著寒風的Gardner市徘徊超過一個小時
眼前只有一間便利商店與無人加油站 該死的荒涼與疲憊征服了我的意志
牙齒不整的老闆好心邀請我進店裡取暖歇腳
我在堆滿雜貨與文書的廁所裡面狼狽地哭了起來
積累了一整天的挫折與孤獨之後的嚎啕
我想他聽到了 然後他走出倉庫回到光明的商店裡
之後的一個小時
我時常擋住其他客人的路 無所適從 只能看著他洗滌擦拭飲料機
等我終於想喝一杯熱可可時 老闆讓我挑兩種蓋子 結帳時他叫店小妹用禮卷抵消費用
於是我手裡塞進了一張0元的收據
瞪著那收據 好一陣子我沉浸在鼻酸之中
在我離開前 我對他說你個好人 神會眷顧你
you, too. 他說 繼續抽他的香菸
憂鬱的奮戰
時間 Tue Oct 28 13:32:35 2008
───────────────────────────────────────
這一兩天我終於--在將近兩個月不敢好好照鏡子的恐懼中--
再度沉穩地凝視我自己
發現我凝視的是我可以認知的面孔
那晚在整理書包時我檢到一個破裂的自我中的一個碎片
我高興地大叫起來
因為我碰到了那個舊的自我  即便我相信完全的回歸舊的自我是不可能的神話
無論那些嚷嚷著人不可能改變的哲學多頑固
我知道我不可能再是過去的我
但是那關於聯繫上自己的過去,就像一個失憶的人在迷惘中突然記起甚麼重要的東西一樣
讓我高興地幾乎快要落淚
妳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
因為知道妳們的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
原來試驗論並不是一種合理化苦痛的麻醉劑而已,
因為忍耐實際上是生存最重要的精神之一。
“An empty mind is devil’ best workshop”
時間 Thu Nov 6 11:18:07 2008
───────────────────────────────────────
好一個巴西諺語
感謝巴西友人的鼓勵。
憂鬱的記憶
時間 Thu Nov 20 09:08:19 2008
───────────────────────────────────────
Changes in what we know are normal;
changes in how we know are revolutionary.
Maguire 1986
Changes in what we remember are normal;
changes in how we remember are revolutionary.
Today.
heartless blood
時間 Sun Nov 30 13:09:41 2008
───────────────────────────────────────
a flood.
a drowned body.
doubts
時間 Tue Dec 30 10:52:43 2008
───────────────────────────────────────
上帝是不受審判的。
我們不是陪審團員,
而是肯求庇護的人。
Annie Dillar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January 1, 2009 by in 【Moldy Room of Sketchis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