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靈長類文化與鯨類語言

m6.JPG

語言是一種高度抽象的象徵系統,也長期以來被認為是人類獨有的能力與發明;而人類的文化更是將人類與其他動物區分開來的關鍵。然而,現在不斷更新的研究卻指出,語言與文化都不是人類的專利。孟子曰:人之異於禽獸也幾希,可說是被推進到了一個新的極點。左圖據說是海豚的文法結構。


以往人類學課本強調人類語言能力的獨特,常常把重點放在人類喉嚨發聲結構,語言的象徵本質,以及高等靈長類缺乏這類溝通能力。的確,猩猩可以學習象徵系統與語言,但是僅限於受教於人類,且學習能力有限。至於呼叫系統,這連鳥類都有,只被看做是因為環境刺激所引發的本能現象,並不屬於語言與文化的範疇。
這樣的理論已經逐漸受到挑戰。科學家發現海豚與鯨魚都有著極端複雜抽象的語言系統,換言之,在海水中漫遊時,她們同時也時常在對彼此說悄悄話。因其高度的複雜性加上人類不可聽見的超音波,許多人甚至懷疑,人類要到何時才能夠真的了解鯨類的語言。甚至人開玩笑說,應該讓海豹來當翻譯,因為海豹是兩棲也相當聰明,所以我們應該先學海豹語,然後再叫海豹去學海豚語,再回來告訴我們海豚到底在說些甚麼。
不過,究竟鯨類的語言是如何可能的呢?研究者發現鯨類的聲音永遠有著固定的頻率與振幅,而非隨機的模式。而他們可能將周遭環境的狀況分享給同伴,先是透過利用回聲系統來了解影像,就像人類用超音波照子宮與嬰兒一樣,然後再將訊息傳遞給同伴。研究者蒐集並指認出上千種聲音與行為,發現其中的關連,而歸結出鯨類的確是利用這些聲音的製造來彼此溝通。
高等靈長類研究也在21世紀初開始顯示其有文化的跡象。文化在此是被普遍地定義為學習並傳授的行為,而非生物性所決定本能行為。印尼的蘇門答臘雨林中的orangutan (印尼語orang hutan=森林之人)猩猩就被發現了在不同的社群有著獨立於環境由社群自己所發明的不同的使用工具與覓食方式,顯示在群體內部傳授知識的行為一直都在發生。生物人類學者更認為,這樣的模式根據演化樹表圖看來,可能存在已經超過五百萬年。
啟蒙時代以前的西歐認為只有人類擁有靈魂,在Chains of Being之中僅次於神與天使,其他動物則不足掛齒。科學革命以後,人類還是用了科學知識來界定人類與動物的界線,而達爾文主義並沒有改變這一點,而是讓人類的優越感得到了另一種不同的意識形態的支持:演化的果實。不管如何,人類中心主義仍然圍繞著我們的所有知識。鯨魚類動物大腦的高度發展提供了發展語言的可能。不過也許深度了解並承認動物其實有感情而非只是禽獸之生物反應的那一天也不遠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March 20, 2009 by in 【Essence of Cosmo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