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嫁妝謀殺:印度的深層政治經濟歷史

41H7CP4qCtL.jpg

是甚麼樣的「文化」竟然會因為新娘的嫁妝不足而將新娘活活燒死?嫁妝謀殺(dowry murder)與「榮譽賜死」(honor killing)的現象在印度已經可以擴展到可以相提並論,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然而,若追究其歷史,事實上不但嫁妝謀殺是個新現象,就連現行嫁妝的意義也是極其晚近的現象,而非一種歷史悠久的傳統。嫁妝之所以會變得如此重要,與英國的印度殖民史,以及其帶來的無遠弗屆的影響,是密不可分的。


Veena Oldenburg, Professor of History at the City Univesity of New York Graduate Center and Baruch College
人類學者的一大弱點,就是一種虛弱的相對主義。不過,這並不表示人類學家贊同暴力,而相反地是欲了解使某種暴力形式得以可能的社會結構與行動。畢竟,自以為文明的人群不論是來自西方或大中國主義,常常汙名化她者,將結論建立在錯誤的認知,片面的資訊,偏狹與自我中心的觀察,與匆促的詮釋。自從八零年代以來人類學已經與歷史學有很大的交會點,並從此發掘出很多過去以為是自古以來即如此的文化現象,事實上是非常晚近的歷史產物。
歷史學者Oldenburg基本上從歷史資料去論證到,英國的殖民理性化稅務制度並將土地商業化,將大量土地註冊在男子名下(別忘了維多利亞時代的中產階級英國女性一點兒也不解放,其社會角色與地位遠低於同時代的爪哇女性或奧圖曼帝國之女性,典範是乖乖牌家庭主婦),使得土地繼承與財產模式有了很大的改變。其中最大的受害者,就是過去對土地有一份權力,而如今只能是無產的女性。在土地私有財產特殊化以前,人並不擁有土地,基本上是土地擁有人。結果,在市場價格開始屠宰這些農產品後,人們基本上失去了自給自足的能力。不僅如此,更深陷於債務之中,而這些債務甚至是英國人有意在歉收時抬高的高利貸。結果,沒有任何周轉的財力,剩下的一個出口,就變成嫁妝了。
嫁妝原本只是一種意思意思,表達女性在新家的地位,將娘家的名聲地位一起帶來的象徵。結果,在經濟結構大變動後的嫁妝,變成一種周轉金,甚至變成一種變相的勒索。遭殃的,就是女性的地位。經濟問題與嫁妝的意義不斷惡性循環的後果,就呈現在八零年代以來層出不窮的嫁妝謀殺之中。
當然,這就跟非洲殘酷的現代史一樣,是否我們能將任何歷史的錯誤都推給殖民主義?這需要非常複雜的討論,這裡也無法提及。但可以肯定的是,絕對無法把所有錯誤都推給文化。文化絕非一成不變的傳統,因為傳統總是在變遷。文化與歷史是互動的,而一種極端的文化相對論,與忽略社會結構的變遷如何影響新的文化形成一樣危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March 25, 2009 by in 【Essence of Cosmo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