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因為女人之間的愛情比起女人與男人之間的還要熾烈。」

西方現代的「同性戀」觀念一直受到許多新研究的挑戰,畢竟在跨文化與跨歷史的不同脈絡中,「性」變作為一種終極認同是非常晚近且現在的現象(請參考傅柯《性史》)。而許多非西方文化有著歷史悠久的非異性戀的制度與觀念,比如印度的hidra,奧圖曼帝國的女戰士(社會認同為男性穿著為男性也被視為男性),大洋洲薩摩亞與大溪地的男兒身女兒(社會認同為女性),印第安社會的Berdache(高貴的陰陽薩滿)等等,都無法以西方的「同性戀」觀來理解。因此,當然有去除歐美白人中產階級中所想像的「同性戀」一範疇所隱含的假定。而「同性戀」此一認同會惹出這麼多議題,也建立在現代西方如何界定性別認同以及自我認同的文化之中。 剛剛好讀到了一篇蘇利南(南美洲國家,一個非常非常有趣的國家)首都勞工階層的女性mati女歡女愛制度的民族誌,收錄在 Female desires: Same-sex relations and transgender practices across cultures,在此分享一下。 Advertisements

April 8, 2009 · 1 Comment
April 2009
M T W T F S S
« Mar   May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