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Distinction/區隔

剛離開各國國際機場的我,以為來去匆匆,全球化下的閱人無數,其實都是小枝子上的葉片而已不是。再多的葉片也就那幾種品種,那幾種特定的光合作用形成的人格,個性,體現,氣度,甚至是精神。會穿越過國境在國與國之間時常徘徊來去的,就這幾種而已。壓抑的扼殺大廳廣眾下不修邊幅的機會,被轉譯為文質彬彬與文明禮節。裝模作樣入骨的行徑,被定義為休閒,享受,奢華消費。


日前於台中市兩處賊市走訪一遭,兩處皆在台中屠宰場附近。
賊市之所以稱為賊市,是因為裡頭賣的東西皆是來路不明的貨
品,而且通常陳舊,略髒或布滿灰塵,不成對,無標記使用期
限,而數量是零售中的零零售。有好幾個攤販都是賣工地外流
的機械用具,比如馬達,發電機,電鑽,及各式各樣鐵線圈滿
我無法命名的物品。每個都有耗損相當時日的痕跡,每個都平
躺在一塊平布上。其他的物品,從陳舊的二手專櫃保養品化妝
品,用過的手機電池,剪裁邋遢的衣物,到古物錢幣,多是擺
得凌亂隨意,缺乏挑起購買欲望的本領。
然而令我最印象深刻的反而不是貨品,而是裡頭的人們。無法
迴避的目睹體會甚至嗅出一個又一個”體現”的habitus穿梭周圍。
男人們多吃檳榔,皮膚曬得黝黑,抽著香菸,無袖內衣在肩處
鬆落而在腹部緊繃。他們有的是買家,有的是賣家,但許多都
給我一種眼神呆滯,但又隨刻不假修視或遮眼的舉手投足之感。
女人們佔少數,但不少女賣家遠處就可以感受歲月苦勞在臉部肌
膚上刻下的痕跡,且被品質粗糙的粉欲蓋彌彰,有的甚至搭配顏
色與膚色極為突兀的口紅。一處的孩童傳來尖叫聲,一個孩子
不曉得是被狗咬了還是驚嚇了還是兩者皆是,一隻骯髒可能有
皮膚病的大狗咆哮著,一旁沒管好狗的成人還在那裏嘻嘻哈哈
,讓人看了相當憤慨,連賣隔壁賣衣服的小姊也看不下去。
賣家有的迴避買家的目光,有的漫不經心,但多數都是表現出
沉默地接受行路者的目光,卻鮮少招攬或推銷。我一名入侵的
外來者,招惹到許多令我不舒服的眼神。我明顯地穿著光鮮,
膚色白皙,年歲較輕,且身形相當近於所謂強勢審美文化。我
無法抵抗那種格格不入的感覺,但也因如此制約而感覺羞恥。
但又因為沒有一套穿越階級的可使用的溝通套件而惱怒,忍受
著我侵犯他人,也被他人侵犯的異類感。我不曉得我有權利感
受些甚麼。憐憫?那也太傲慢了。被冒犯?這也無可厚非。欣
賞?這是睜眼說瞎話。
稍後我來到了台中市最大的菜市場。菜市場與賊市截然不同,
菜市場充滿活力,賊市死氣沉沉。人人都需要買菜,買賣皆是
日常之需而這一選擇也在許多人生活的中心之一,儘管被忽視
或視為理所當然。賊市卻是卡在社會的邊緣,座落於邊緣處等
待著隨機的取得運送與交易,絕無消費主義至上或顧客最大等
溝通的意識形態。賊市的賣家看起來懶散,也可能是隨緣,菜
市場的賣家聲嘶力竭,熱絡客人,買家也抱持基本的興趣與知
識來處裡;雖然家常,也是汲汲營營。菜市場人來人往車水馬
龍,速度只有塞車的時候被減緩;賊市步調緩慢沉重,許多人
充滿倦容又或三三兩兩斬釘截鐵地說三道四。不只是不修邊幅
,公與私的邊界也很模糊,舞台的概念失去意義,賣家不賣東
西在給另外一個賣家刮痧,或看著洋基隊比賽,偶爾打量著路
過的客人,主觀地打量,而非用一套客觀化過的手腕來試圖贏
取買家的信賴或臨幸。
以前我一直是在菜市場買菜的。我當然也會到頂好超市買菜,
但是我喜歡菜市場的氣氛,也常常會特別光顧老婦人的菜攤。
不過這麼多年來,我從來沒有接觸過賊市。我似乎並不存在於
他們的世界中,但是他們卻成為了我無法抹滅的震撼教育。剛
離開各國國際機場的我,以為來去匆匆,全球化下的閱人無數
,其實都是小枝子上的葉片而已不是。再多的葉片也就那幾種
品種,那幾種特定的光合作用形成的人格,個性,體現,氣度
,甚至是精神。會穿越過國境在國與國之間時常徘徊來去的,
就這幾種而已。壓抑的扼殺大廳廣眾下不修邊幅的機會,被轉
譯為文質彬彬與文明禮節。裝模作樣入骨的行徑,被定義為休
閒,享受,奢華消費。
也許是菜市場還太過中產階級,而飛機場又是另一種境界的表
演舞台吧?這幾天被擾亂的思緒還沒有沉澱下來的跡象。總想
起Bourdieu曾說過下層階級之所以是下層階級並不是單單因為
社會結構的不平等而已;而是,他們看起來就是下層階級;他
們連說話,走路,舉手投足,都暴露了他們的階級。而那個還
被假定為有一個天幕蓋的doxa,主流者掌握了乾淨高尚的定義
權,而且也看起來對所有人都一樣地乾淨高尚,至少很大程度
是如此。邊緣者被加蓋的印記是肉眼可見的衣著不協調,皮膚
粗糙,身形臃腫,而控管眼神發散的腦神經迴路裡,並無太多
迴避、修飾、與保留的禮儀,或社會契約。
畢竟要這禮數何用?這社會契約給了她們甚麼。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May 27, 2009 by in 雜Variet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