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東方人在西方談東方主義

近日又回顧了Said的東方主義。有一些想法。主要是批評,但也許一篇成熟的評論還仍需要時間來醞釀,目前僅僅是手記。


東方或西方,這些都只是概念上的建構。但光說其只是雜亂無章任意的幻想是不夠的(雖然是東方主義一詞現在最流行氾濫的被沿用的方式)。東方主義這本書就是要解構並去除東方主義這一套論述的魔咒。Said強調東方主義是建築在1)一套承襲的學術體制來支撐並生產知識2)一種特定的陳述模式,一種思想風格來界定所謂的東方,以及3)殖民主義以及透過權力化的知識,以及知識化的權力來強調,反映,合理化,並再生產歐人優勢的一套論述系統。
Said可以說是採用了Foucault 之discourse的概念來分析 a considerable dimension of an epistemological thoughts in its constructs of political and cultural knowledge and practices about the Other. 在這裡他將自己的焦點限於’Anglo-French-American Orientalism,而從這東方主義論述被建構出來(而非單純扭曲一個真實的’東方’)的對象,在此他最多限於’Arabs and Islam’ (p17)
Approach
作者並非要展示論述與現實的差異,而是要檢討在東方主義論述底下以及之中所貫穿一致的預設,主題,以及動機。作者常常這些論述突顯成自我封閉,自我投射,自我加強,不證自明的一套觀點。
Source
被攻擊的對象,從學者的著作到政客的言談皆有。作者挑了一些相當著名的Orientalist: Renan, Lemartin, Flaubert, Richard Burton。
作者認為東方主義將他者過度簡化,且過度普遍化,將東方描述成一種特徵為unchanging, corrupt despotism, exotic, feminized, chaotic marketplace的國度。
在此我有很多問題是關於東方主義的視野問題。
首先,如果大量羅列著名的東方研究的學者,會發現Said只挑選了最能夠符合他理論的學者。有許多的學者並沒有像他所說的那樣,用簡化便宜行事,有的與殖民政府沒有甚麼關聯,有的甚至是反對殖民主義並更認同當地人而非如殖民官員一般自認自己是為了’野蠻人’的福利。換言之,在批判東方主義的同時,Said似乎也在創造一種Occidentalism,一種將西方的mental operation變成一種grand theory並宣稱其中有一層重要的論述便是這個整合的一貫的’龐大地系統化’的’東方主義’。
1) 學者致力於解除東方迷思並且鑽研伊斯蘭法與其他關於東方知識的
Joseph Schacht ‘Introduction to Islamic law
EJWGibb
Sir Thomas Arnold ‘ The Preaching of Islam’
2) 學者不只是同情者,甚至改信伊斯蘭成為慕斯林。
 Eyula Germanus
 Pickthall
3) Leftist, radical leftist
反對殖民主義並強調解放的
除此之外,Said也忽略了荷蘭學者17世紀以降的貢獻,當他在列舉被他忽略的諸國包含義大利西班牙德國葡萄牙時,甚至沒有提到荷蘭這一重要的先鋒。最有名的C. Snouck Hurgronje雖是在十九二十世紀,但絕對是重要的現代東方主義學者之一。荷蘭的貢獻遠大於葡萄牙。若把這些因素與重要人物都考慮進去,東方主義那個號稱’龐大地系統性’的論述結構,也許就不那麼宏觀一統了。
還有,中世紀的東方主義與現代東方主義關係不甚明瞭。如果要宣稱現代的這個O是獨特的殖民時代的共生物與產物,甚至,是使殖民政策得以可能的殖民心智(就這點,我想一些人類學者的討論都比Said來得有系統且有說服力地多),那麼,就不得不多提一點之前的東方主義是甚麼,而現在是完全地南轅北轍或多多少少有影響,甚至是有貫穿的影響。如果是如此,東方主義誕生於近代殖民以及西方統治東方的這一domination的說法,便無法乾脆地成立。想要了解這個問題,光靠Said的non-empirical與non-historist 的解讀discourse的方法是絕對不夠的。因為要了解這個問題就必須要了解更廣泛的東方與西方對彼此以及對自我的意識被生產出來的歷史過程。
同時,在東方主義的研究越來越變成學術性的教育與知識生產的同時,Ottoman Empire還是一直檔在歐洲的東邊,儘管二十世紀後不得不衰亡,但至少也是好幾百年的文明。這西方domination over東方的說法,至少也應該多討論一下這個龐大的伊斯蘭帝國不是?看來這個domination的方向與對象,都被作者為了符合東方/西方對立這一他所要界定出來的論述給犧牲掉了。
Said對於東方主義的影響力常常有種過度渲染並且重複語詞的毛病。然而如果這個巨大的共享的論述真如此龐大,光靠orientalist裡頭其中一種類型的學者的書寫就要來宣稱,恐怕太過困難。
Said所缺乏的知識與理解:
1)當地問題。共謀者,從殖民主義中獲利的人群。一種跨國的,跨越殖民者被殖民者界限的階級問題與族群問題。
2)刻板印象化與淨化還原化的過程是一種動態的辯證,因而有過度簡化也有來譴責前者的,這東方主義並不是那麼緊密一致,且其影響力在某些時候也許不如realpolitics的威力來得大。
Q: 
Said自己沒有提出要如何使用非東方主義式的思維來研究他者。他有時候表現地像是一個humanist,但是Foucualt用論述來猛烈攻擊的主要目標之一就是humanism。這個西方啟蒙個人主義所產生的觀念,竟然是對付totalizing的論述的解藥嗎?而且,更細緻卻有系統性地理解他者,搞清楚’現實’是甚麼,竟然不只不是解藥,如Said所相信的,而竟然只是一種虛無的對再現或表徵的錯誤認知。那麼,humanism又會帶來怎樣的真相呢?
到底domination是甚麼?有甚麼內容與形式?由於Said不討論現實,有時候也虛無地像尼采一樣拒絕現實,他當然不去探討。問題是,如果這個過度系統與霸權的domination是不存在的─相較於掙扎,失敗,不斷妥協碰撞,誤解,儘管是建立在一個軍事科技上以及權力不平等的基礎上,這些更常發生的西方與他者之間的關聯上─ 而所謂的東方主義論述不過是這些掙扎其中的一層也許有點心虛的反射,而非霸權的殖民心智,那麼Said口中那個東方主義也就開始崩潰了。
Of course there IS domination. But is there an enormously systematic, over-deterministic structure with the discourse so that whatever may be said about the Orient must be ‘Orientalist’? Wha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imprecise differentiating and a hegemonic cultural expression of political domination?

One comment on “東方人在西方談東方主義

  1. Chuba
    October 2, 2009

    這篇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October 1, 2009 by in 【Voices of Muslims】 and tagg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