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再見雅加達

終於見識到雅加達塞車的嚴重性。周五,下午的伊斯蘭禱告後車潮湧入高速公路,但快速道路總是卡在中間,加上很多站設施停工的TransJakarta Busway。我與Hqq與馬來西亞友人及一位Indo(顯然已經不太會講印尼文,ditutup一直講成diclose,被我跟高職intern的女孩子們一直嘲笑)用過午餐後前往Jalan Surabay,買了一些古董,主要是VOC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貨幣,50年代舊照片,而Hqq買了一堆舊的地圖集,花了老半天與店家對峙殺價。Hqq算是Hard Core殺價老手,我通常很懶散,但在簇擁之下也跟著一直殺,殺到連店家都不得不投降,還說我pinter(精明),哈哈大笑起來,顯然他是殺價殺得很過癮。
不過,四點要從古董市回家到Permata Hijau。一直到九點我才回到家。沒錯,雅加達,就是因為塞車。


走在路上走到連我都不得不大叫”雅加達!為何要這樣對我!我只是想回家。”
因為大塞車我們在Semangi的百貨城下來,叫了一些甜美的現切現打果汁,之後做了差強人意的腳底按摩(一人半小時才35000Rp。沒想到外頭下起了大雨。我們只好隨意地研究一下地圖,打發時間,直到雨漸小。我們在大馬路上一直要找到有上工的Busway站,連過了三個都沒開,最後在路上欲攬計程車,但所有計程車都客滿。有一台被我們攔下來還拒載,因為司機嫌太塞車他時間不夠多划不來。在走路邊攔車約過了快要一小時後,我們只好被迫在一間小商城歇腳。剛剛好遇到豪華婚禮,就不知羞恥地觀光拍照。喔,雅加達的豪華伊斯蘭婚禮,金碧輝煌,敲鑼打鼓,歌舞昇華,所有女賓皆戴頭巾。不過這還算是小型的。拍照拍過癮後在隔壁的小咖啡店用過簡單的午餐。想叫計程車卻連服務生都直說現在這個時段(即快要八點)真的很難叫計程車。就算打電話預約也很難。
最後我們在一間商業大樓前打開雅加達超大型地圖,發現我們也許應該試著走到對面。此舉最後大告成功,我終於在晚間九點回到家。
雅加達的交通真的是亂七八糟。光是看地圖就知道很多街道也許是老古流傳下來,或不知甚麼原因,總之缺乏都市規畫,路沒有直直的一條,全部都是九彎十八拐。在地圖上看起來很近的兩個點,你可能要搭車繞一大圈才有辦法到,不是因為單行道,就是一定要經過快速道路交流道繞過柵欄才有辦法。光是看地圖,就知道這個城市會多麼混亂。再加上炎熱的天氣,簡直是人間地獄。雜牌公車一台比一台破舊,一台比一台擠。因為是招攬客人制,客人愈多愈賺錢,因此公車總是要不斷在路上喊人,搞得街容與行車路線亂七八糟。
啊。我終於要離開雅加達了。離開瘋狂又豪華地不像話的mal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November 6, 2009 by in 【Indonesia-ish & SEAsi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