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貧困的社區,就在富有人家的後門100公尺

今日與同事一同探視一位家暴受害者。拜訪當地的社區,讓我相當的震撼。三十戶人家擠在極小的破舊房舍裡,共用三間廁所。路過時廁所傳來的臭味令人一陣哀傷。


這位家暴的受害者日前來到我們Gender研究中心哭訴。沒有任何的支援,一路才找到了我們校園。她是一位年輕漂亮的爪哇女性,非常的嬌小。所謂的嬌小是只到我的下巴。孩子才剛出生兩個星期,這位年輕的媽媽就被丈夫毆打。丈夫沒有工作,嗜賭喜酒動粗。我們臨訪的時候,所有的村民都跑來看熱鬧,彷彿從來沒有見過外人似的。但實際上,這個社區也才靠近外頭kemiri大馬路不遠。躲在柵欄後方,好像被隔絕起來的貧民窟。
下午時分,大多數在家的都是老弱婦孺,一個比一個皮膚還要黝黑,歷經風吹日曬。男人大多不在,但也不表示他們在工作。這裡的男人多是Pengamen (在路上拿著吉他或簡易樂器唱歌乞討者)或是拾荒者,沒有固定的工作。
婦人家裡極其窄小,一進門就沒有通路,動彈不得,還塞了我們帶來的一些補濟品。床塞在離門口不遠的地方, 衣櫃僅僅捱著,旁邊就是炊飯的電鍋。屋頂是用塑膠袋與木板搭成的,牆壁只有石瓦與木板,沒有窗戶。門也不關上,畢竟沒有甚麼好偷的。可以說一個單位的屋舍比我的房間還要小(約四坪方)。小嬰兒一路在昏睡,但在這種環境令人擔憂健康與營養衛生是否足夠。婦人的丈夫已經沒有工作九個月,全家只是靠借錢維生。
有的屋舍類似這樣的,甚至住了兩戶人家。小孩子沒有錢上學。
距離我上次在山區拜訪的農戶人家(熱情招待最好的食物是雞蛋,不過至少還有一台電視),這個城市的一角簡直是慘不忍睹。要是多看一眼家徒四壁的房舍,自己感覺難為情,村民也覺得難為情。眼睛都不曉得該往哪裡擺。
不遠處我曾經被邀情到一個教授家裡,夫婦兩人都讓人覺得很不可親且高傲。房屋建在極高的盤頂上,整棟房屋像一座城堡。說真的這三十戶人家所共用的空間全數加起來還比不上那棟房屋與花園前前後後。
一些宗教人士,特別是有錢的基督徒,連看也不看一眼這地方,從未探訪過這些貧窮的基督徒。房子就那麼丁點大,還是掛了一幅耶穌像。那些滿嘴是神的有錢人,受邀去關心會友,去探視需要幫助的人,總有藉口搪塞。
不知該說些甚麼。也許台灣也有這樣的地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December 27, 2009 by in 【Indonesia-ish & SEAsi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