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偏見

該怎麼說呢 ?一個甚麼也不讀,只讀聖經的年輕女性。晚上九點以後就不知道該做甚麼直接睡覺。還是開著燈睡覺因為怕黑。正在被阿姨作媒給荷蘭人。 Advertisements

January 6, 2010 · Leave a comment

grandma masssage’s Memory of 65 Massacre按摩婆婆的65年屠殺回憶

常常是這樣。拜訪了某些貧困的基督徒(與他們在爪哇的形象很不同地無法以階級一言蔽之)家徒四壁,但總有甚麼耶穌像或宗教飾品。婆婆的名字至今不詳,就是介紹我的朋友與介紹給她的朋友也不知道名字。在這裡你只要會Bapak Ibu就可以稱呼人也不必涉及名字。 按摩的時候我順口問了一下婆婆是否還記得當年發生的事情。想不到沙拉迪家有這種嚴重。

January 6, 2010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