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偏見

該怎麼說呢 ?一個甚麼也不讀,只讀聖經的年輕女性。晚上九點以後就不知道該做甚麼直接睡覺。還是開著燈睡覺因為怕黑。正在被阿姨作媒給荷蘭人。


因為來自萬那杜,一個基督徒大本營所在,來到爪哇還是覺得不夠爽快。殊不曉得沙拉迪加已經是最基督徒的爪哇城之一。
她不趕用瓦斯爐煮東西因為怕爆炸。不趕用熨斗因為曾經被燙到。反正我們這裡Pembantu多的是(幫傭),但是翻作英文servant整個就很奇怪。我很難跟她解釋為何在美國一般人家裡是沒有幫傭的。幫傭真的是一種龐大又頑固的印尼地下經濟系統。很多人賴以維生。
她的 荷蘭相親對象更是誇張。說甚麼荷蘭女性不知道忠誠,還不如找印尼女性。還說要是他來到這裡,她必須要會做所有家事。這甚麼世界?以為是十九世紀殖民時代找當地免費性伴侶兼黃臉婆嗎?
說到她對穆斯林的偏見,還真是數不清。她說慕斯林的小孩是黑暗的小孩,因為從小就不懂阿拉伯文,不知道自己在祈禱些甚麼。她說清真寺每天都放著阿拉伯文的祈禱召喚,搞得她很煩躁,因為不曉得在唱些甚麼鬼。我跟她說,但是有學過阿拉伯文懂得祈禱的慕斯林就會聽得懂啊。她才恍然大悟。
當然azan這件事常被基督徒抱怨。不過有的穆斯林也覺得azan過多過煩,弄得沒有一刻安詳。好笑的是當她回憶起在萬那杜的生活,把教會的祈禱召喚與唱聖歌(firman, pujian, lagu),海邊的婚禮講得如此甜蜜浪漫,我就覺得有點好笑。如果說基督徒多數的地方她覺得這種方式就行得通,那麼在慕斯林多數的地方她怎麼就覺得行不通?再者萬那杜也不是真正基督徒多數,只是一半一半而已。但總有那種印象。沙拉狄家也是,70%以上都是慕斯林,但基督徒在城市很強勢。
她還說慕斯林很骯髒,家裡都不乾淨。我就在想她是去過多少人家裡。這明顯地是一種階級問題而非宗教問題。kotor, rumah kurang bersih, 缺乏kekudusan神聖的觀念。
她甚至說慕斯林的方式是錯誤的,至少是不大正確的。
除非真心,也許真心還是能得到神的真理。
基督徒啊,以為只有自己的道路是真確的。
她也嘲笑她的慕斯林朋友,問他想要幾個老婆。對方竟然還回答,頂多四個,四個是極限。她覺得很荒謬。我則認為這整個事情都很荒謬。
我又想到在小聖靈降林派教會的團契。總是有那種”別人不像我們一般幸運可以認識耶穌,別人不像我們一樣有這個社群”的調調。
而我遇到的慕斯林,卻總是表明宗教不應該強制他人,應該尊重其他宗教。”為你的宗教,為我的宗教”這是先知的言行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January 6, 2010 by in 【Indonesia-ish & SEAsi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