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天譴

0.jpg

看天譴的時候我第一個聯想起的是Herder。
但是來彌補現代文明缺憾的不是純樸的田野風光與農村民俗,
而是原始的挑戰與意識的極限。貫穿片子的命題是obsession。


他自己本身就像是天譴。帶來震撼,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其實應該說,深信不可為實為可為而為之。
層出不窮的人類學encounter議題:
白人被當成傳說中的神,傳教者的傲慢,無知與強硬
一位印地安人拿著接過手來的聖經,放到耳朵旁邊傾聽,又丟到地上看會發生甚麼。結果他因為洩瀆被迅速處死。
奉命行使任務的卡斯狄亞軍官,忠誠的愛人,偽善的傳教士,屈降於暴力與死亡的渾噩士兵,無可奈何落為奴隸的印地安王子,無能愚蠢卻貪婪在探險小隊當起王來的魁儡皇帝,最後也是中心的天譴,野心勃勃的夢想家。
但是至另外一方是從未出現的。
呈現的只是所謂的文明自身的偏執與掙扎。
所謂的上帝的憤怒,並不是在於西班牙人借用上帝的名義就必定會百戰百勝,逆我者死。上帝的憤怒化身為人類意識,被自己的憤怒永恆地牽絆折騰而不自覺,就像最後那個旋轉的鏡頭,已經漂浮在不動的河水上,在太陽與森林一旁滅亡而共存。天譴是自我的意識,為逆我者生,為逆我者亡。
最後面對猴子海的時候,那個思維與自然的對立、融合頗有意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April 30, 2010 by in 【Post-Film Posts】 and tagg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