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the decline of women’s status after Christianity was embraced by Toraja, Indonesia

女牧師永遠與男牧師矮一截的現象在Toraja始於1913年荷蘭人傳入基督新教。
基督教把Toraja原有的宗教信仰–Aluk To Dolo–認為女性在所有宗教儀式中與男性擁有平等地位,並在社會上有平等位置。基督教的傳播反而造成了女性權力的被邊緣化(ketersisihan)。


在原有宗教系統中,女性被稱為To Burake也就是在領導階層中最高地位。在儀式前有一段淨化時間,足不出戶,有固定食物禁忌,也不可踩到土地。
女性準備祭品並領導儀式,而男性則放牧管理準備犧牲的牲畜。
kekerabatan bilateral
matrifokal
荷蘭人在此傳教的單位是Gereormerde Zending Bond (GZB),Zending大約是mission的意思。因為教育與其它因素,到了1997年時基督徒達到七成,而原有信仰者只有三成(很多是名義上的基督徒,因為政府鼓勵人民選擇官方認可的幾大宗教)。
來自荷蘭的Sinode Dendrecht 的教會教條中女性完全沒有權利選舉會被選擇成為教會的委員長執。
女性牧師少,且位置低落,常只是辦公室牧師,或者不具決策決定權。
甚至有的教會不允許女牧師工作,如果剛好她先生也是牧師,他們不能載同一個屋簷下。如果真的沒辦法兩個都要當牧師,只有先生會領到薪水。
有的女牧師是跟丈夫牧師結婚後,就再也無法當牧師而只是當家庭主婦。
有一個單身女牧師則常常被人說閒話說跟男信徒靠得太近。
可以說這由”西方”來的影響,是父權,大大摧毀了當地原有的女權。
整理自Jurnal Perempuan 20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May 7, 2010 by in 【Indonesia-ish & SEAsi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