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因神屬於東方與西方II

Venice_Bridgeman_Scribe.jpg

從前老的阿拉伯大師原本也是像今日的法蘭克人一樣看世界。但經過一個事件後 ,一切(視覺再現的本體論)就改變了。
號名為鸛的大師回答了時間這個問題。


三百五十年前(13世紀)蒙古人入侵巴格達
當時整個伊斯蘭國度裡最有名的書法家Ibn Shakir做了很多抄寫可蘭經的作品
放在巴格達圖書館裡 他以為這些精美的珍品回存在到永久直到世界末日
他活在一個無限的時間觀裡
但是蒙古人來了將摧毀一切 摧毀這五百年的文明與書籍
他爬上了卡裡發清真寺的頂端 看著城市被毀滅 人民被屠殺
兩天後底格里斯河成了紅色 從書本中紅色墨水中流出來的
他想著自己畢生的心血在製作抄寫那些精美的書籍全都付之一炬
他發誓再也不寫
但是他想要抒發她的痛苦與他在清真寺頂端所見到的
於是他決定作畫 一件 在那之前他都認為是對神不敬的行為
這之後的伊斯蘭繪畫文明 便因著這份痛苦 與從神一般的高度俯瞰
還有畫家從中國人那學來的繪畫技巧 而與基督徒的繪畫不同
於是那無止盡的時間 一直存在於書法家心中的 不會再體現於書寫中
而將體現於繪畫之中
不多久以前,也不怎麼最近,所有事物都模仿彼此。
因此要不是衰老與死亡,人們對於時間一點想法也沒有。
一個波斯王打敗了一個可汗 根據傳統他應該要拜訪圖書館與後宮
在所有文件裡老可汗的名字與英名全部都被改為波斯王的名字
至於後宮 波斯王並沒有來硬的 他想贏得那最美女子Neriman的心
那女子對他說 只有一件事我請求你答應我
就是在Leyla and Mejnun的戀人畫中 請不要更改我丈夫與我的肖像
這樣我丈夫 想要永垂不朽的願望才得以實現
波斯王答應了
然後這兩人很快就行房且過了不久就深愛彼此
但是波斯王老想著那幅畫
也不是因為自己的妻子跟老丈夫被畫在一起
而是因為他自己沒有在那永垂不朽的畫之中跟著他的妻子一起
於是 有一天晚上他決定要去圖書館改變那幅畫
他想把肖像改成自己的 但是卻因為不會畫畫 畫得跟自己一點也不像
隔天一早圖書館員發現這肖像變了 但不是變成波斯王的臉
而是變成波斯王的頭號死敵 另一位年輕英俊的波斯王的臉
這一位年輕英俊的波斯王正在擴張領土
過了不久之後他就打敗了這位把自己的臉畫成他人的臉的波斯王
然後繼承了這個圖書館與後宮 當然 也成了那永遠美麗的Neriman的新丈夫
伊斯坦堡以前有個老畫家 一輩子 畫了一百一十年都沒有瞎
他清心寡慾 隨波逐流 從來沒有結婚過 也不貪求權力
八十歲那年人們認為他應該是活在他畫的那些傳奇中所以不會變老
事實上有人甚至認為他活在時間之外不會變老也不會死
在他119歲那年
來了一個中國克羅埃西亞混血的16歲繪畫學徒
老畫家愛上了他
他開始跟其他人一樣用盡心機耍把戲只希望能贏得芳心
他甚至開始學起當時流行的畫風想要討好男孩
而這完全就是丟棄了他原本的無限的時間與永垂不朽的傳奇
不久候的某一天他得了感冒
隔天早上打了一個噴嚏 他瞎了
兩天後他在工作室樓梯上摔下來 死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May 11, 2010 by in 【Essence of Cosmo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