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被妖魔化的伊斯蘭]白人奴隸,非洲主人:十九世紀盛行之“野蠻的穆斯林”論述


雖然北非沿岸巴巴利海岸的武裝民船至少自1625年起就開始捉拿北美的殖民者,關於被擒的俘虜故事要到十九世紀早期開始。
這些論述可說是美國人最早開始對非洲有的印象:野蠻、落後、殘染。荒謬地是,在美國許多的非洲奴隸被視為理所當然,但對白人論為奴隸卻反應非常激烈。


“野蠻人的詞源“ The etymology of “Barbarians”?
拉丁語中的barbarus是指非希臘人與非羅馬人,是希臘人用來指稱蠻族的用語。阿拉伯人(比歐洲更早接觸希臘文)在第七世紀時用berbera來泛指無法理解的土著語言。後來這也用來指稱那些拒絕跟通冒理往來的非洲部落。從這個角度來理解的話,巴巴利海盜在一開始就是因為抵抗歐洲人入侵而誕生的。
十九世紀出之所以開始大量需要這些幸存者的故事不只是因為更多的美國水手論為北非的俘虜,更是因為當時需要印地安俘虜的故事。獨立戰爭時,殖民者開始發現自己是暴君,而印地安俘虜的故事受到廣大歡迎。獨立後,印地安故事還是很受歡迎,但政府需要漸漸消失的他們來做國家遺產保存。在地球的另外一邊,殖民的擴張代表着美國的強大,但是北非問題則代表著恥辱。Tripolitan戰爭後狀況改變。
但真正的原因可能是因為黑人奴隸大量增加。反奴隸制度的勢力也興起,逐漸分裂國家。非洲來的故事則是一種合理化黑人身為野蠻族群的工具。黑暗大陸於焉誕生。
黑人白人的角色對調了,但是還是在僰人敘述者的掌控下。
直接把白人奴隸與美國的非洲奴隸相比也不盡然恰當。北非奴隸不是天生的也不是制度化的後果,而是戰爭的俘虜。很多人最後還是回家,比起絕大多數慘死,不斷被運送轉慢的美國奴隸幸運太多了。
ENDURING MYTHS AND CHANGING REALITIES: White Slaves, African Masters
By PAUL BAEPL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February 25, 2012 by in 【Voices of Muslims】 and tagg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