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田野真的就在你身邊

今天出門遇到昨在門外等待的婦人,因為口音特別,一問之下才知道是印尼華僑,她提議帶我上去樓上跟她妯娌見面,他們家族除了一個台灣媳婦全都是印尼華僑! 她妯娌,簡稱CMM,是新北市勞工局專門幫外勞翻譯與喉舌的。
所以我正上方的樓上與樓上上都是印尼華僑呢! 聽她們說故事真有趣,田野真的就在你身邊。

PS.她們因為來自雅加達,蘇門達臘與加里曼丹,因此說我講印尼語的口音真的是爪哇口音!



他們家看來是中下階層的華僑,CMM是因為在雅加達工作認識為台商工作的先生華僑而嫁到台灣來。二十幾年前就來了。

她跟我講了幾個外勞的故事
說有一個人淡水的雇主,非常壞,還會打中風的婆婆,虐待家傭,一天只給她一碗飯配一小片苦瓜
所以印尼外籍勞工根本做不下去,非得申訴不可。
又說有一個豪宅,家裡三棟都是要外勞打掃,而且讓她睡很少,又沒有加薪,根本跟當初合約內容完全不同。CMM說,就是有錢人才更加沒有人性!!! 窮一點的,至少還會把對方當人看。

然後她說,以前剛來台灣,因為口音很重,到了菜市場,大家就一直問她們哪裡來的,很沒禮貌地問,你是哪一國來的,哪裡人。"她們就都會歧視我們。一般家庭主婦也歧視我們。"
"有一次,人家又再問我們從哪裡來的,我朋友很生氣,就回說:"我們是從月球來的!"
"你看,她氣成這樣。"

CMM在九零年代來台灣,所以應該出生成長在六七零年代。她說她當時必須要在天主教與回教之間選一個,"為了中國人的認同"她當然選天主教(因為回教不能吃肉還要puasa,她根本不行。但最重要的是認同問題,而不是因為喜歡吃豬肉)
他們稱呼伊斯蘭為回教

CMM說有機會想帶我去台北車站晃晃,找印尼美食,但是大嫂說台北車站那邊都亂煮
我問了關於Halal食物的問題,他們說,凡是印尼食物,就算在台北車站,也都是沒有豬肉(對Halal的要求沒有很高)

每個人回家看到我都很高興,很意外我能說印尼話,但卻不是印尼華僑。
讓他們覺得說得最好的(讓CMM的大嫂一直狂笑說我很厲害): Bule還有Catolik KTP

他們聽了我跟我先生在印尼相遇的故事,就說那真的是我的jodo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September 28, 2013 by in 【Indonesia-ish & SEAsi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