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爪哇人的表演性

「表面上非常和諧」但其實「暗潮洶湧」在爪哇的世界裡,一點也不奇怪。而是貨真價實made in Java. Geertz 1950年代把Slametan講得那麼和平共榮,所有印度教伊斯蘭萬靈信仰元素融合,結果出書後沒多久1965-66五個月內就死了五十萬人,爪哇死最 多人,還是老百姓互相殘殺。爪哇常常出現的「圍毆」事件,也是這種平日表面和諧的「恐怖平衡」所掩蓋的情緒,最後爆發開來的。Geertz’s那篇Ritual Change不就是充分說明了這點嗎?那篇文章,比整本爪哇宗教還要精彩。整本爪哇宗教就是落入了當年的Muhammadiyah觀點,早就今非昔比。

Mengajar Mas-Mas裏頭拍的可是二十一世紀的事情,也是這種(圍毆假扮教授的娼妓的)「恐怖平衡」啊。「表面上非常和諧」但其實「暗潮洶湧」在爪哇的世界裡,一點也不奇怪。而是貨真價實made in Java.

因此,「恐怖平衡」的圖像並沒有什麼不對。只要把我的民族誌放入過去與現在那些脈絡裡即可。「表面和諧」在爪哇人的世界裡一點也不奇怪。真 正就是他們長久以來的民族性(不管是被建構的還是被發明的、跟荷蘭人一起跟王室再發明出來的。)重點是那個表面政治是會影響基底的。所以到底什麼東西是構 成了那個表面,就很重要。

現在,在都市中,變成了要處理穆斯林與基督徒之間的問題,而且兩邊信仰都深化。我的民族誌並不是想說,他們很好很和平很ok,我的意思是說,即使在表面上看起來很不錯、很ok的地方,都是暗潮洶湧。

表面上的衝突並不明顯,而是在一些特定的場合中被間接地協商。這裡的協商是沒有特定目的論的。並不是「一定要有某種效果」,人才可以進行協商,不是嗎?人總是在還沒有確定有哪些效果以前,就在倫理地進行協商。我的重點在於跨宗教、多宗教的日常協商對於宗教認同的影響啊。

當然,我並非意指「前台後台」的區分,因為Goffman用到了最後,就是沒有前台後台的區分。整個discourse的體現,是真實的也會在後台發生,前台一定會影響後台。

不過,也要注意,因為宗教社群的差別,的確就塑造出一種較為明顯的前台後台之別,只是有的人,即使在後台也仍然是跟前台完全一樣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March 10, 2014 by in 【Indonesia-ish & SEAsi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