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Old Photos of Central Java

聘金(maskawin):祈禱用衣、可蘭經,與錢。 Maskawin yang diberikan pada selebritis kelahiran Purwokerto, Jawa Tengah, 23 Agustus 1971 ini sendiri berupa seperangkat alat salat dan Al Quran, serta uang sebesar Rp11.072.011 yang menyimbolkan tanggal pernikahan. … Continue reading

April 30, 2014 · Leave a comment

Foto-foto Pesta Pernikahan Tempo Doeloe di Pulau Jawa

Originally posted on tidak menarik:
sumber : thank’s, blog bagus :  http://djawatempodoeloe.multiply.com/photos/album/319/Pesta_Pernikahan_Tempo_Doeloe#7

April 30, 2014 · Leave a comment

不同於虔敬的政治學的跨區域連帶政治與互為主體(Abu-Lughod中文翻譯)

by Abu-Lughod 這些蓋住的婦女令她們感到惋惜,她們沾沾自喜地以為自己比她們優越。 “如果今天我到阿富汗,要婦女們投票給世俗主義,她們會告訴我去地獄呆着吧。”根據一份報告,這些婦女大部分渴望為如何鬥爭以獲得巨大平等地位尋找靈感。她們認為伊朗的婦女在伊斯蘭的框架內取得巨大成就——部分是通過伊斯蘭導向的女權運動,挑戰不公,重新詮釋宗教傳統。 當 我談到接受差異的時候,我不是說,我們應該聽任自己成為文化相對主義者,尊重別處的一切——那“只是他們的文化”。我已經討論過“文化”解釋的危險。“他 者”的文化同我們的一樣,都是歷史的一部分,都與世界交互聯繫。我主張努力認同並尊重差異。確切地說,這是不同歷史的產物,因為不同環境的表達,因為不同 願望的展示。我們可能希望婦女獲得公正,但我們能接受可能有不同的公正概念、不同婦女有不同的期望或者有與我們設想的不同的未來(見Ong 1988)嗎?我們應該思考,她們可能用不同的語言來表達人格。 Afsaneh Najmabadi說,簡單地將歷史想像為伊斯蘭和西方(正如現在美國和伊斯蘭世界發生的那樣)的對立是錯誤的,接受這種伊斯蘭和西方、極端和女權的文化對立在戰略上也是危險的, 她 研究埃及的虔誠運動,一直被迫要譴責世界各地伊斯蘭運動造成的傷害,否則就被指責為護教論者。但似乎從未有人這樣要求過那些研究世俗人道主義及做這類項目 的人,然而這和數百年的可怕暴力有關,從世界戰爭到殖民主義,從大屠殺到奴隷制。我們需要儘可能少的教條主義信仰,像對待伊斯蘭主義一樣對待世俗人道主 義,以開放心態對待複雜人道項目的可能性,不管是在這種傳統之下,還是在那種傳統之下。 Mahmood(2001)指出了人們在主張尊重其他傳統時出現的一個令人不安的事情。她注意到,那些為理解穆斯林、伊斯蘭主義者而工作、試圖理解穆斯林、伊斯蘭主義者的人,和做世俗人道主義項目工作的人,在政治要求上有差異。    另 一種情況,穆斯林世界受過教育的婦女穿戴的現代伊斯蘭服飾始自1970年代中期,以此公開展示虔誠,也可視作受過教育的、城市的、有教養的標誌。 (Abu-Lughod 1995, 1998; Brenner 1996; El Guindi 1999; MacLeod 1991; Ong … Continue reading

April 27, 2014 · Leave a comment

Books of interest

April 21, 2014 · Leave a comment

President of Argentina, Chile, and Brazil, Before and After

April 21, 2014 · Leave a comment

Real places for Miyazaki‘s fantastic scenes: Sweden, Taiwan, Fracne, and Japan.

作者:艾露貓 in 攝影文化, 潮日物報 http://unwire.hk/2014/04/17/ghibli/photogism/ Jiufen, New Taipei City, Taiwan Spirited Away  

April 20, 2014 · Leave a comment

Mawar Sharon + Good Friday

GMS 也有Good Friday,而且是四場禮拜。Ritual Events + diaspora cosmpolitanism+minority ambition + supernatural healing + Online Technology  本土領袖造神運動 Saksikan ibadah spesial “Jumat Agung” bersama Pdt. Caleb Natanielliem, @7 am, 10 am, 5 pm, … Continue reading

April 20, 2014 · Leave a comment

FireChat讓你沒網路也能聊天

April 19, 2014 · Leave a comment

很喜歡這張藝術作品。用0.0前網路的時代手工繪畫,透過3.0的譬喻,而達到的抗爭現實。

April 19, 2014 · Leave a comment

The Geo-Body of Vietnam

Originally posted on Le Minh Khai's SEAsian History Blog:
In 1983, Benedict Anderson argued in his book Imagined Communities: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 that nations…

April 17, 2014 · Leave a comment

Korean economy articles

Rising Income Inequality: Technology, or Trade and Financial Globalization? Neo-liberalism in post-crisis South Korea: Social conditions and outcomes

April 16, 2014 · Leave a comment

  http://www.bbc.co.uk/blogs/legacy/thereporters/markeaston/2010/01/is_inequality_iniquitous.html  

April 14, 2014 · Leave a comment

410晚會演講稿【台灣佔領了我們的心】

Originally posted on 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
這場運動還沒有結束,我們不會撤退 3 月 18 號,因為這個黑箱服貿強行闖關,我們在這裡翻過了牆,衝進立法院議場。我們想堅守的,是民主的最後一道防線。我們在等待的,是這個傲慢的政府與台灣多數民意對話、和解。 當我們敲破窗戶翻進建築物,奮力推開厚重大門,還來不及想清楚這是歷史性的一刻,我們首先感受到的是黑暗,一整夜,警方數度攻堅,認識與不認識的人一起用椅子堆起防禦工事。攻堅時,我們攀爬其上,抵擋來自門外的衝擊。 議場外的群眾,為了避免大量警察湧入立院強制驅離學生,千人到上萬人,自發地聚集在立法院入口處徹夜靜坐。我們佔領了議場內、青島東路、濟南路、林森南8巷、中山南路,開始了長達 24 天的苦守。許多 NGO 團體、組織工作者都放下了內部既有的工作,迅速地集結起來,搭起舞台與燈光,24 小時不停地輪班主持活動、帶現場群眾進行短講,認識服貿與訴求,是這些人義無反顧地扛起了街道現場與運動論述。 3 月 23 號,行政院那個晚上,當我們以肉身直接感受這個國家的暴力,當政府以鎮暴警察、水車,對付手無寸鐵、呼喊「退回服貿、捍衛民主」口號的學生與公民。之後,議場內外瀰漫著憤怒與恐懼 那天晚上,整個台灣都失眠了。 這場血腥鎮壓的傷痛,我們永遠不會忘記。 3 月 30 號,黑潮佔領了凱達格蘭大道,當 50 萬個我們站在一起,我們彷彿看見一點微弱的天光。街頭上,多的是一待就是五天、十天、甚至至今還沒回家的朋友。有人因此辭職、有人因此休學;有人因此和另一半分手或與家人爭執。但我們都還是在這裡,還在這裡守護彼此。 今天,4 月 10…

April 14, 2014 · Leave a comment

搖搖欲墜的臺灣民主?從民主態度調查談起

Originally posted on 巷仔口社會學:
葉高華 /中山大學社會系 ? 3月18日晚上,一群「反黑箱服貿」的學生發動突襲,佔領立法院議場。他們原本並沒有預期能夠支撐多久。想不到在短短的幾個小時之內,數千名學生蜂擁而出,包圍立法院,保護議場內的學生。隨後,一波接一波的學生趕赴立法院,聲援佔領行動。無法前往現場的民眾,也默默擔任後勤,以各種方式支援學生。為什麼這場佔領行動能夠引發這麼大的迴響?他們究竟在反對什麼? 【台灣的民主制度,是否仍在等待黎明?】  ◎學生運動到底在反什麼? 事實上,「反黑箱服貿」的訴求可區分為兩個層次。第一個層次反對的是服貿本身,而這又包含三種聲音。第一種聲音反對自由貿易,無論是跟中國,還是跟其他國家。這種聲音來自左翼知識份子。第二種聲音支持跟任何國家(包括中國)自由貿易,但是反對目前的兩岸服貿協議。因為目前的協議內容太糟了,甚至違反自由貿易的精神。這種聲音主要來自右翼經濟學家。還有一種聲音,接受臺灣跟其他國家自由貿易,但是跟中國不行。為什麼?因為中國有併吞臺灣的野心,其他國家沒有。為了避免遭到併吞,臺灣經濟不能過度依賴中國。 「反黑箱服貿」的第二個層次是反黑箱,包含部分支持服貿的人、反對服貿的人、更多對服貿不置可否的人,但是他們都無法忍受政府一意孤行的蠻幹。這次學運的引爆點,其實是反黑箱而不是反服貿。很多人先是驚覺臺灣的民主體制幾乎快要被摧毀了,才開始關心服貿議題,然後發現服貿的問題,進而加入反服貿的行列。 臺灣的民主體制經歷五次總統民選、兩次政黨輪替。按照某些人的定義,這樣已經算是民主鞏固了,怎麼會那麼容易被摧毀呢?2008年,我寫了〈走鋼索的民主〉,提到: 臺灣民主最大的隱憂,並不在於違法濫權的政客,而在於眾多缺乏民主自由信念的人民。假如民主自由並未成為大多數人最堅信不移的信念,縱使這個國家擁有民主的一切型式,也是搖搖欲墜的。因為當政府開始侵害人權、走向威權之時,仍將獲得強大民意的支持。於是,這個國家的民主體制很快就會土崩瓦解。 當時我引用臺灣社會變遷調查第五期第二次(2006年)的數據,指出有過半民眾期待接受「聖人」的統治,而不是自己當主人。另外,有將近一半的民眾反對任何示威遊行,並且抱持有罪推定原則。我評論臺灣的民主體制走在鋼索之上,隨時都有可能掉下來。這篇文章發表之後,每年都被網友拿出來熱烈討論,反映這些年來臺灣民主的處境一再使人擔憂。 ◎搖搖欲墜的台灣民主狀況 那麼,這些年來臺灣民主的處境是變得更樂觀?還是更悲觀呢?很遺憾地,我必須指出,臺灣民主已經不只是走鋼索,而是快要掉下來了!讓我們再來看看臺灣社會變遷調查的數據。這次看的是2010年執行的第六期第一次調查,包含一系列民主價值量表。這個調查的母體,也就是我們想要獲得資訊的對象整體,是年滿18歲的臺灣民眾。這個調查的樣本,是1,895個受訪者。你可能會感到好奇,1,895人的數據能夠代表全臺灣所有年滿18歲的民眾嗎?請放心,統計學告訴我們,只要樣本是以機率抽樣法從母體抽出,樣本的特性就可以說明母體的特性。這個調查訪問的1,895人,就是以機率抽樣法從母體抽出的。如果你還是不放心,我們再做個事後檢查:這1,895人的性別、年齡結構,完全與母體一致。因此,以下數據雖然只來自1,895人,但反映的就是全臺灣所有年滿18歲民眾的狀況。 首先,請看這一題。 「我們想請教您一些對民主政治的看法:對於卡片上這三種說法,請問您比較同意哪一種?」   【台灣民眾對於民主的信念,竟然逐年在下降】 不管什麼情況下,民主政治都是最好的體制:51.7% 在有些情況下,獨裁的政治體制比民主政治好:22.2% 對我而言,任何一種政治體制都一樣:24.1% 也許你覺得:還好,擁護民主體制的人還是有過半數。問題是,民主信念不像選舉那樣只要過半數就贏了。如果民主信念沒有成為大多數人(八~九成以上)的共識,民主政治根本就不穩固。 聰明的你可能會發現,這個題目對於民主的條件很嚴苛,必須接受「不管什麼情況下」;對於獨裁的條件很寬鬆,只要「在有些情況下」就行。如果去除那些前提,將前兩個選項改為:「民主政治是最好的體制」與「獨裁的政治體制比民主政治好」,那麼民眾選擇民主的比例必然大為提升。沒有錯,改變問題措辭會影響調查結果。但是,這個題目加上那些不對等前提是別有用意的。進行哲學討論時,我們經常把情況推到極端,看看你的信念會不會動搖。這個題目就是想要考驗:在最嚴苛的條件下,人們對於民主的信念是否能夠堅持。結果只有51.7%的民眾擁有堅定的信念,這樣的民主實在很脆弱。 更令人憂心的是,十年來臺灣民眾的民主信念呈現下滑趨勢。上述題目在2000年與2005年的調查中也曾經問過。比較三次調查結果,我們可以看到無論如何都擁護民主體制的人從59.0%下滑到51.7%;接受獨裁體制的人從15.8%上升到22.2%。2000年時,臺灣民眾不但見證第一次政黨輪替,對於民主政治也擁有較高的期待。然而,隨著陳水扁的失敗、政黨政治的失能,許多臺灣民眾逐漸對民主政治失去信心。倘若這樣的下滑趨勢沒有改變,臺灣的民主體制還能持續多久呢? 也許你會期待,只要愈年輕的世代擁有愈強烈的民主信念,那麼臺灣的未來就會愈來愈光明。很遺憾地,我必須再次指出殘酷的事實:愈年輕的世代,對於民主體制愈沒有信心。下面的交叉表將受訪者分為五個年齡層。顯而易見,隨著年齡的降低,無論如何都擁護民主體制的比例愈來愈低;接受獨裁體制的比例愈來愈高。在18-29歲的民眾當中,只有41.0%無論如何都擁護民主體制;但有34.7%接受獨裁體制。這個現象簡直潑了我們的公民教育一盆冷水。我個人的猜想是,較老的世代親自嚐過獨裁的滋味,因此對於民主體制有較強的渴望。然而,最年輕的世代無法體會前人爭取民主、自由、人權的艱辛,卻經歷了陳水扁的失敗與政黨政治的失能,因而對民主體制產生懷疑,甚至去想像獨裁體制可以改變這一切。倘若這樣的趨勢沒有改變的話,臺灣的民主體制將會終結在年輕世代的手中。 註:本表去除無效受訪者,因此總和百分比略高於前文所提。 下面這一題也顯現最年輕世代對於獨大的行政權有所嚮往。法官在審判影響治安的重大案件時,應接受行政機關的意見。 這一題加上「影響治安的重大案件」這樣的前提,也是刻意把情況推到極端,考驗民眾對於司法獨立的信念會不會動搖。結果最年輕的世代不夠堅持司法獨立,有超過半數支持行政干預司法。 這個調查還有其他關於民主價值的題目,限於篇幅,不在這裡一一分析。有興趣的讀者,可至臺灣社會變遷調查的網站下載數據。…

April 14, 2014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