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依法行政●濃稠精華露

The password is the number homonym of Lin-Yi-Shi.

 

 

臺大法律系教授林鈺雄對判決的見解(全文見蘋果日報投書):

合議庭竟然認為,林益世請託經濟部暨施壓其主管監督的中鋼、中聯舉止,無職務上實質影響。合議庭據此否定貪污,因此也不適用犯貪污罪後洗錢、沒收的規範。其結果,不但林本人豁免貪污重刑,一干人等洗錢也無罪,國家還要返還多扣的賄款。 

姑且不論實質影響說的理論缺失及實務濫用,本案縱使採取「最有利被告」的法定職權說,立法委員就法案、預算及質詢、監督等法定權限事項,本來就屬其「職務上行為」。 

其次,合議庭認定林益世拿錢後有「請託」經濟部轉交便箋,並於立法院親自面告施顏祥部長「注意一下」,但因施部長之後未再過問、追蹤後續辦理情形,故僅屬選民服務,非關立委職務行為。 

……公務員收賄後有沒有辦事、對方領不領情、事情喬不喬得成,本來就和職務行為的判斷無關,甚至於也不影響貪污既遂的結論。……至於施部長有無積極 配合行為,那是判斷施個人有無法律責任的問題,本來就無關林貪污收賄的評價。簡言之,……林益世拿了錢也喬好事,卻不構成貪污罪,誰看得懂這是什麼道理?

當初周占春法官在陳水扁二次金改案二審,採法定職權論判陳水扁沒有違反貪污治罪條例,國民黨洪秀柱、費洪泰、謝國梁、鍾紹和、謝龍介、邱毅等人就卯起來攻擊法官和此見解,但這次遇到林益世案,他們非常可能又換個看法。反之亦然。)唯有跳脫政黨立場,分析設計出適當合理的懲治貪污制度,才是唯一解方。

 

一審被依洩密判刑的「前」檢察總長黃世銘,於2014年3月21日台北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年2個月,隨即發表辭職聲明,但法務部長羅瑩雪與馬總統卻上演互踢皮球戲碼,企圖以「不批公文」 方式,讓黃世銘拖到本月十八日任期屆滿,從黃世銘遭法院判刑後請辭日起算,超過十二天,犯罪者仍在其位,繼續擔任「打擊犯罪」的檢察總長職務,何其諷刺與 荒謬!雖然在媒體踢爆後,馬總統倉促批准辭呈,但同時立刻回鍋,「完全沒事地」回任最高檢察署「主任檢察官」,也不用坐牢。今天立法院第8屆第5期第5次會議,排在兩岸監督條例之前的議事是什麼呢?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黃世銘任期於本(103)年4月18日「屆滿」,換人來當。

請問到底總統現在是要讓監聽特務黃世銘「光榮退休」,還是「請依前咨儘速行使同意權後見復」?「見復」什麼?

是以為去年九月台灣水門事件,大家注意力分散就不會關心到服貿,然後趁三月公民團體忙於公民運動精疲力竭,就偷偷把被判刑的監聽特務放回高官職位,是嗎?如此「行政、司法、立法」三權合一,濃縮精華。

 

 

 http://alliancesafeguardingtaiwan.blogspot.tw/2013/09/blog-post_9999.html
今天(2013/9/11)上 午,馬英九本人更透過電視記者會,直接以總統暨國民黨主席身份,公然指示國民黨考紀會直接開除國會議長王金平黨籍,讓他失去立委資格,也讓國會失去監督制 衡總統與執政黨行政職責的權力。這是台灣法治發展史上最恥辱的一天,我們如果不能嚴正面對,要求這種總統下台,台灣將走向無限沉淪。

 

學生進駐立法院與行政院,的確有其非議之處,但若不如此,又如何凸顯出長期以來政府的無能與朝野民意代表的失責?一再聚焦在警察與學生,不但轉移問題,也在製造莫須有的分裂。

Image

第七次「美麗灣度假村新建工程」環境影響說明書審查會已於2012年12月22日結束並做成「有條件通過」的決議。可想見的是,包括縣政府等支持者是額手稱慶,因為美麗灣的營運會帶來臺東的發展;反之,反對者則批評此案例一開,全台國土恐都要失守。

 

日本時代的臺北刑務所戰後轉為臺北監獄
產權因而為法務部所有的華光社區
在去年強制迫遷居民與拆除地上物
預期交給行政院開發為「臺北六本木」之後
由日本人搬運清代臺北城牆石所打造的現代化下水道系統逐漸浮現
(1)(2)
長久以來致力於臺北刑務所遺址保存的朋友們非常興奮
認為其有全區保存為遺址的文化資產價值
即便將來要再規劃開發地上設施
也應保留納入歷史痕跡保存城市發展紋理
就在這些橫跨三個時代歲月積澱尚無法定文資身份保護
而大家分頭進行古地圖比對
、往返臺日相關機構蒐羅與翻譯史料文獻
、向文化局提請重啟文資審議的同時
露出清代城牆石部位最明顯的水溝
竟然被法務部派廠商偷盜水泥整個覆蓋!(3)
((4)為護樹志工潘翰疆帶領記者
尋找仍可開啟的水溝蓋看是否仍有露出遺跡)
這到底是對歷史多麼無知
對生長的土地多麼惡毒
多麼缺乏文化意識的公務員能做得出來的決定啊!
水泥是不可逆的工法
即便敲除也會傷到原構材
除了阻礙文資委員現勘時所能掌握的歷史證據
實在想不到把一條一百多年來妥善發揮功能的水溝堵住能有什麼令人信服的理由!
而其實這已經不是法務部第一次這樣踐踏全民共同的歷史遺產
去年趁颱風夜拆除臺北刑務所演武場殘存基座後(5)
包商迅速運來大量廢土將該區域地坪全部覆蓋(6)
就是不想要有一點讓文化痕跡被市民發掘和被再度重視的機會
這種知法玩法的法務單位
還想要起訴參與學運的學生向主上示忠
簡直比明末的東廠還不如
看到這種情形都忍不住發揮大腸花精神罵一句
「部長!妳真的沒辜負這個名字:Law in Shit!」

 

北市已處處高樓,觀光客也沒興趣來台北看建築

中正國王廟是古蹟要保護

一百多年的日治時代建築卻故意用水泥毀壞?

林保華:

前幾年,我出席過多次法院審訊國發院土地案(原業主後人狀告國民黨數十年前以權勢強迫收購吞倂該片土地)的開庭,每次法官都在責難國民黨的律師,讓原告以 為勝訴有望。但是在最後判決時,法官話鋒一轉,卻是原告敗訴。國民黨請來的是名不見經傳的年輕律師,在庭上也沒有表現,看來他們早就知道判決結果,走走法 律程序而已。我對此印象深刻,這次觀察洪仲丘案,他們也有類似表現,這就是台灣的司法文化。

善於玩弄司法,因此很有欺騙性,這從三個例子可以看出。

        第一,軍方交給調查局的監視器畫面,調查局接手後說“還原畫面了”,讓民眾覺得調查局很公正,充滿期待。結果出來卻是黑畫面。但是因為前面曾經給民眾以期望,所以抵消一些後面的負面觀感。
        第二,桃檢也負責處理調查監視器畫面,開始也說呈現斷斷續續黑影,檢方懷疑有人刻意用黑布遮蓋鏡頭。這種說法又給民眾帶來希望,以為可以查出湮滅證據的真 相。但是後來結論竟是黑畫面。然而因為開始給人桃檢會比較公正的感覺,也抵銷它的“官官相護”形象。最後結果,桃檢還以線路破舊的荒唐理由結案(因為安裝 時間不長,又剛剛維修),成為黑幫集團的共犯結構。
        第三,軍檢的起訴書已經為高官脫罪,引發民眾對軍檢的不滿。但是法官判得更離譜,允許全部被告“低價”保釋(也是荒唐到按官階高低來決定保釋金的高低), 無視他們會繼續串供。於是軍檢出來抗告,立即給人予軍檢“公正”的感覺。這套“雙簧”手法也見之於林益世案、李朝卿案、賴素如案的某些處理手法。

 

2011年12月,台灣蘋果日報社論質疑,黃世銘及特偵組差別待遇。認為黃世銘和特偵組偵辦馬英九的富邦獻金案及夢想家時,秉持偵查不公開,而蔡英文的宇昌案卻對外放給媒體消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April 11, 2014 by in 雜Variet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