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410晚會演講稿【台灣佔領了我們的心】

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

這場運動還沒有結束,我們不會撤退

3 月 18 號,因為這個黑箱服貿強行闖關,我們在這裡翻過了牆,衝進立法院議場。我們想堅守的,是民主的最後一道防線。我們在等待的,是這個傲慢的政府與台灣多數民意對話、和解。

當我們敲破窗戶翻進建築物,奮力推開厚重大門,還來不及想清楚這是歷史性的一刻,我們首先感受到的是黑暗,一整夜,警方數度攻堅,認識與不認識的人一起用椅子堆起防禦工事。攻堅時,我們攀爬其上,抵擋來自門外的衝擊。

議場外的群眾,為了避免大量警察湧入立院強制驅離學生,千人到上萬人,自發地聚集在立法院入口處徹夜靜坐。我們佔領了議場內、青島東路、濟南路、林森南8巷、中山南路,開始了長達 24 天的苦守。許多 NGO 團體、組織工作者都放下了內部既有的工作,迅速地集結起來,搭起舞台與燈光,24 小時不停地輪班主持活動、帶現場群眾進行短講,認識服貿與訴求,是這些人義無反顧地扛起了街道現場與運動論述。

3 月 23 號,行政院那個晚上,當我們以肉身直接感受這個國家的暴力,當政府以鎮暴警察、水車,對付手無寸鐵、呼喊「退回服貿、捍衛民主」口號的學生與公民。之後,議場內外瀰漫著憤怒與恐懼

那天晚上,整個台灣都失眠了。

這場血腥鎮壓的傷痛,我們永遠不會忘記。

3 月 30 號,黑潮佔領了凱達格蘭大道,當 50 萬個我們站在一起,我們彷彿看見一點微弱的天光。街頭上,多的是一待就是五天、十天、甚至至今還沒回家的朋友。有人因此辭職、有人因此休學;有人因此和另一半分手或與家人爭執。但我們都還是在這裡,還在這裡守護彼此。

今天,4 月 10 號,佔領 573 小時後。我們必須承認,我們真的累了。

———-

我們必須承認,這場運動不完美。圍牆、拒馬、蛇籠的限制,將我們從議場內外分開,場內警察寸步不離的緊迫盯人、場外面對黑道的恐嚇與惡劣的天氣,使得很多重要的事被忽略了。忽略了在不同位置上的夥伴們,忽略了投入全身心力,但沒有發言的第一線志工。

我們都還不夠成熟,不夠成熟去互相理解彼此誠摯與熱情的心意;不夠成熟去處理運動決策與發展的開放性。我們必須反省,我們必須承認空間的侷限、肉體與精神上的疲累與不堪。

但這是一場戰爭。

這是一場面對掌握了龐大資源、專制獨斷行政與立法、組織綿密的國家機器的戰爭。即使我們的身體再疲累,我們所堅持的理想的底線。也絕對不可能棄守。

我們這些容易被保守的法制觀念,解讀為暴力的衝撞與佔領行動,是因為我們想要衝破的,是這個密不透風的巨大體制。我們必須看見這群用自己的身體、願意承擔風險、以不攻擊他人的非暴力抗爭手段。這些行動者的勇氣與必要性。

同時,當先鋒拉高了運動的能量與能見度之後,再靠更多公民參與者加入,守護了衝撞佔領的成果。我們在這場運動中,相互依存、缺一不可。

如果掌權者持續利用體制來壓制人民,我們也會再用這樣的行動,持續抵抗下去,我們已是更勇敢的人。

——-

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什麼時候會完成?會通過哪個版本?對於先立法再審查,王金平的承諾是否能實現?服貿協議究竟能實質審查、修改,還是其實只能逐條表决?

這些我們都還不知道,但我們已經突破了最重要的第一步,24 天以前,可能社會上許多人都還沒有看過服貿協議的條文,沒看過懶人包、不了解立法程序;守護民主平台長期倡議的監督機制,也從來沒有得到足夠的社會關注。

但今天,透過網路、媒體、24 小時直播、各國語言的翻譯志工,引發了國際社會高度的關注。整個台灣社會都開始思考:為什麼我們自己的未來卻沒有辦法自己決定?整個台灣社會也開始憤怒,為什麼我們的民主體制這麼像專制政權?為什麼拼經濟至上的思維,總是霸凌了所有我們珍惜的事物與價值?

在這裡的每個人,從靜坐、從聽短講,到一起開始參加公民審議的會議,彼此開始討論,為什麼我們在這裡,討論服貿、討論監督政府,討論到底我們想像的民主國家是什麼樣子?

這些討論,正式打開了我們自己對於台灣未來憲政體制的豐富想像,這場運動還沒有結束,因為我們還沒有成功,整整 24 天以來,政府除了虛假的話術、敷衍的回應、強硬的態度之外,什麼也沒有給我們。利用輿論攻勢以及各種不實的抹黑、分化,甚至以國家暴力試圖恐嚇人民,逼迫我們放棄、逼迫我們妥協。

政府說,他們要對佔領立法院與行政院的人民,追究法律責任。但是我們要說,人民必定會追究,執政者流血鎮壓的政治責任。

如果政府執意不願與人民和解,我們也不會繼續坐在這裡苦苦等待,我們要轉守為攻、重新凝聚夥伴、組織彼此、共同出擊。整個台灣社會已經用各種自發的行動、集體貢獻自己的專業能力,共同回應、參與了這場運動。

這三個禮拜之間,許多人默默地在背後支援,源源不絕的物資、捐款,這些人,大多是普通的中產階級、底層的勞工與人民,有外籍配偶、也有阿公阿嬤,這是充滿善意、滿滿人情味的台灣跨世代、跨族群的合作,這是想要「真正的改變」的草根力量。

而這股能量遠遠還沒打算要撤退,還沒打算要結束。割藍委、小蜜蜂、罷工罷課、各地巡迴組織、持續推動「公民憲政會議」的草根論壇,我們看見越來越多充滿創意、充滿行動力、自發、自主的公民行動,在全台灣各地、甚至是海外都逐漸成形。

一方面,我們要對未來的立法過程持續監督,另一方面,我們要靠推動公民憲政會議,重新展開對憲政制度的想像,我們要喚起更多的人醒過來、站出來,大家互相理解差異,找到共識,成為行動的夥伴。

理想的代價與重量,我們要負起責任,共同承擔。這只是開始,我們堅持想要的「真正的改變」,絕不會棄守。我們要繼續行動,並持續監督政府與立法,如果這個政府執意蠻幹,我們一定會重回街頭!

太陽花從播種到開花是 60 天,花開的時候,就是我們再次集結的時候!我們佔領議場的這段時間,台灣已經佔領了我們的心。

View original pos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April 14, 2014 by in 雜Variet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