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沙河悲歌&我愛黑眼珠

剛好今天看了沙河悲歌,我覺得比我愛黑眼珠好太多了,雖然說並不能這樣相比,因為一個顯然是悲劇史詩,一個是小兒麻痺文體的寓言。

樂觀的人最無情,這話說得真好。

無情的樂觀主義者」

這個詞真是用得好。

「要是像那些悲觀而靜靜像石頭坐立的人們一樣,或嘲笑時事,喜悅整個世界都處在危難之中,像那些無情的樂觀主義者一樣,我就喪失了我的存在。」

這種存在主義式的思考,我從小就覺得太落伍,而且當時並不知道沙特那些的,只是覺得這樣真的太不負責任,把西方的個人主義的個人觀念無限上綱。

 

gendering solitude

因為巷仔口的新文章,想起了十二年前第一次讀我愛黑眼珠的憤怒。其實我覺得,太少著作從孤單的能幹妻子的角度出發了。可是同情「沒用的男人」的文學與電影著作,真是滿坑滿谷。

 

沙河悲歌剛剛好相反,完全不是個人的責任或個人主義,而是人無法對抗環境。

此 片改編自七等生1976年出版的小說「沙河悲歌」。故事背景反映了台灣社會的歷史變遷,筆觸深刻而帶有哲學的思考,在台灣文學史上極具影響力。在這部影 片中,我們可以看到小說中原有的人性深度和複雜面向被導演努力地詮釋出來, 述說一個人對於命運的無力。主角文龍熱愛音樂,可是現實卻永遠悖反著他,雖然他有過人的天賦,卻沒有那樣的環境。 就像劇中的背景──沒落的歌仔戲團,唉 唉怨嘆新來的電影把戲院霸佔了,這確是一聲聲的悲歌,卻看我們以何種方式看待這樣的歌聲。

 

[沙 河悲歌觀影] 麥克風「新科技」的引進,讓戰後的葉德星歌仔系團整個亂掉!唱「嫁給我,讓你有依靠」的彩排,兩個對手戲的歌仔戲演員比手畫腳唱歌入戲後,才突然想到還有 麥克風,要匆匆要快跑去靠近舞台中央的麥克風,真的是超級好笑的!固定式麥克風跑進來,為了達到「音效」整體提高,整個演出的身體都要改變。

真的是介紹Actor-Network Theory的好片段。

和室、旗袍、西樂與日本歌,搭配吉普賽樂風,還有歌仔戲,台灣的歷史音樂電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August 25, 2014 by in 【Post-Film Pos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