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Europe and the People without History Notes II

Commencing in the 1960s, Eric Wolf was already asking the “big question” of Jared Diamond’s masterpiece in the 1997 Guns, Germs, and Steel or the Yali’s Question:

Why is it that you white people developed so much cargo and brought it to New Guinea, but we black people had little cargo of our own?

Even for “The World in 1400″ Eric Wolf explains that “everywhere in this world of 1400, populations existed in interconnections” (1982:71).

非西方世界本來就有很多內部結構、矛盾與差異,但在大歷史論述中往往不被提及,更誇張地以歐洲為中心論述的歷史(如Frank and Wallerstein的作品)。

第一部 連結
第一章 導論
第二章 一四○○年時的世界
第三章 生產方式
第四章 歐洲――擴張的序幕

第二部 尋求財富
第五章 在美洲的伊比利半島人
第六章 皮毛生意
第七章 奴隸貿易
第八章 東方的貿易與征服

they predispose one to think of social relations not merely as autonomous but as causal in their own right, apart from their economic, political, or ideological context” (Wolf 1983:9)

文化建立在物質之上。文化是互相連結的產物。文化與社會不應該與其他政治經濟層面切割。對當時美國人類學界「文化」的批判。全球化很早就開始了。

第三部 資本主義

徹底改變勞力被組織的方式。商人不是只管產品,更管勞工與勞力。政府必須要用新的軍事與法律制度來維持。

第九章 工業革命

紡織工業成長茁壯的悲慘故事,剩餘價值油「非經濟模式」正式轉到「經濟模式」來管理。

勞工模式:工資勞工正式成為大宗。人與機器同步。

歐洲國家比其他亞洲國家更小,更依賴商業。紡織工業發揚光大,倒了以後才轉到鐵路工業。

英國的商人與地主通婚,成為新的統治階級,圈地運動造就出一批新的無產階級,無法再以農田維生。

機器的同步:p274-275 親屬的組織或在家的手工業使得工作沒有被嚴密監控、效率最大化,也沒有與機器同步生產,生產力有限。

工業革命也改變了人與人之間的生產關係:機器與工匠、管理階層與勞工,不同族群之間的勞工,如英格蘭與愛爾蘭(277)。

英國需要美國南方的棉花田與埃及的棉花田,印度與倫敦成為成衣工廠。美國,白人強制奪走了印地安人的土地,迫使遷移。

大量傾銷回原料產地。
第十章 資本主義中的危機與變異

錢滾錢不是資本主義特有的。錢要等到變成均一資本可以互相交換才是。勞力的組織方式被商業化、可被資本購買與交易、且脫離原有社會關係才是。商人在生產過程之內或之外的差別。

與法蘭克及華樂斯坦不同,他認為要到了十八世紀下半才有資本主義興起(298)。

  • 政治 <–> (附庸進貢與保護關係)社會(親屬與生產關係)    <–> 經濟
  • 政治 <–> 經濟  (生產關係)

資本主義固有的內在矛盾:利潤成長比不上投資新科技與工資上漲,即產生金融危機(299)。

帝國主義,馬克思沒有講到(300)。資本主義消滅了部落與親屬,但是卻沒有消滅國族與族群認同,反而是使後者大幅成長。Why?
第十一章 商品的流動

1830 the ecnomic slump — railroad iron steal — 1873 Great Depression

商品流動現在造成大批人群的移居、轉移、與社會結構的瓦解。

印度的利潤龐大到足以支撐英國帝國的在地花費,還可以回母國投資並投資美國。

十九世紀大蕭條造成歐美國家去殖民其他地區的需要,因為利潤已經沒有辦法從原生國的內部市場產出(313)

世界變成各種新產品的分工區,食物、棉花、糖茶咖啡橡膠。經濟作物有很多問題,黃金與礦石開採更慘。(Nguni酋長間戰亂與Zulu興起)

如錫蘭引進的Tamil人之後與錫蘭佛教徒vs. Tamil印度教徒的衝突。

東南亞的「排華」問題(其實作者沒有講很多,只有提到馬來亞是維持蘇丹的tributary relations)

capital-intensive plantation
第十二章 新勞工

Manufacture –> mahinofacture

“the pace was set by men and not machines (355) (Landes 1969:121)

Under the kin-ordered mode, kinsmen cannot be hired or fired. A tributary overlord must exercise military force or a functional equivalent to expand or decrease the number of surplus producers under his jurisdiction.Even the salve owner is restricted in his ability to manipulate his labor supply, for he must protect his investment in slaves by feeding them during times when they do not labor. In contrast, capitalist entrepreneurs can hire and fire laborers or vary their wages in response to changing circumstances. (356)

勞力市場是分化的、互相競爭的、且被意識形態給合理化的。

是由當地的親屬制度中介(359)

問題:

Wolf是用什麼概念來將所有的這些連結放入同一個大敘述底下的?

資本主義擴張的故事,與「沒有歷史的人」的故事,在這個大敘述底下,究竟是一個故事,還是多個故事?

關於政治與經濟的關係,Wolf如何區分資本主義生產模式與其他模式?他的論述中自相矛盾的地方為何?(提示:當我們把資本主義當成是帝國的經濟模式)

是否把非資本主義社會想得太簡單、單一了?每個應對資本主義的方式都不同,如何能以單一的「親屬模式」概括?同樣的,資本主義模式也並非如此單一,光是每個殖民強國內部的糾紛就代表不同的文化價值。

上層結構與下層結構的粗野區分。物質與意識形態的階層。–然而「有意識的壓迫」未必是驅動資本主義的關鍵,而Weber則會告訴我們這兩者密切的關聯,無法用粗糙的上下之分來定義(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November 26, 2014 by in 【Social Theory】 and tagged , ,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