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恐伊斯蘭:「穆斯林問題」的建構

狗與戴頭巾之女士不得進入。 法國社會科學高等學院在2013-2014年度有一Séminaire,主題是Islamophobie : la construction du « problème musulman »(恐伊斯蘭:「穆斯林問題」的建構),其簡介如下(原文): 「穆 斯林問題」,可說是在法國公共空間議題中,多重且不斷被提及的爭議核心。不論所涉及的是外籍或本籍(法籍)的穆斯林,這些爭議質疑的是穆斯林在這個國家存 在/展現(la présence)的正當性。至少,自阿爾及利亞戰爭以來,針對穆斯林公開表明或暗藏的敵意,已經造成大量滋長的「(身為國民的)資格矮化」論述與歧視行 為,而這樣的行為已被部分研究者稱為「值得尊敬的種族主義」或「恐伊斯蘭」現象。如果說法國穆斯林的宗教實踐是相對為法國社會科學界所知,那麼,「恐伊斯 蘭」問題在歷史學與社會學研究上,還稱不上是個被廣泛關注的研究課題。此情形在法國,與英語系學術界形成一個對比,因為在英語系學術界中,跨學科研究已累 積關於恐伊斯蘭的概念…在我們探討詰問恐伊斯蘭這樣具有啟發性的觀念與其價值之後,這個研討會鎖定目標在談討、分析當代法國的「穆斯林問題」建構,同 時著重於與殖民歷史前例做比較。……最後,我們也研究穆斯林如何接收「恐伊斯蘭」論述(「受害經驗」調查),以及如何透過集體行動與動員等各種形 式,來爭取反歧視之權利。 Advertisements

January 28, 2015 · Leave a comment

哀悼的階序,對立的魅影,連結的可能

I. Judith Butler在9/11攻擊後目睹全美哀悼與世界哀悼,於是她問了一系列問題:到底誰才會被當成人類?誰的生命才算寶貴?誰的生命才算數? 全球的哀悼階序時常展露在眼前,有人已嫌棄對該階序的批評為陳腔濫調,但總還有人苦口婆心,因為它的展演總是背叛它自身所宣稱的普世價值,因為對它的批判的永遠不夠、永遠太少。 2014年因為新聞工作而死的記者至少超過61名,一半以上是穆斯林,但沒有世界公民大幅哀悼他們為新聞的奉獻。伊斯蘭國公開斬首Sama Salah Aldeen電視台攝影記者Raad Mohammed Al-Azaouie,但少為人知。媒體鋪天蓋地報導的是被砍頭的美國記者James Foley與美國猶太記者Steven Sotloff。最常身陷戰亂、冒著生命危險給全世界帶來新聞,是土生土長的「中東」各國記者。他們在你我的生活中,無名無姓,其真實的流血,總是讓位於國際媒體對中東的社會結構、政權轉移與外力侵略之分析,而你我不曾跳出來為他們怒吼:「死者為大。人都已經慘死,如果發生在你家會怎樣?還做什麼社會分析?為什麼不譴責(各國軍隊在中東長期的)暴力?」因為中東媒體人身處的戰亂環境是被常態化的。因為,如Butler在最近一則關於非裔青年長期被警察攔截甚至槍殺的美國爭議訪談中所言:有些人的生命沒有比其他人的生命寶貴。 哀悼的階序不只是「泰山」與「鴻毛」般「個人功績」取向的結果。哀悼的階序是地緣政治的,集體的,歷史的,倫理的,道德的。

January 28, 2015 · Leave a comment
January 2015
M T W T F S S
« Dec   Feb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