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軍妓與女性主義

這 當然也是我很生氣慰安婦議題一直被拿出來炒作的原因。試問平常有誰關心性工作者????那種「被迫」邏輯實在荒謬,幾乎所有掃廁所、把屎把尿、難堪的工 作,也都是被迫,唱國歌也是被迫,讀日語或學國語都是被迫,我們在威權體制下做的一切全部都是被迫,為什麼獨獨把性工作拿出來當成最大的罪惡?因為很賤, 不是嗎?因為對一個女人家而言,世界上沒有比「被輪姦」更慘的事情,對吧?

好,那為什麼國軍軍妓沒人要討論?如果你真的關心性工作者,怎麼會只有在國族爭議時段,才把慰安婦拿出來當成是指責敵人、譴責對手昏頭了居然會說有人「自願」賣淫、根本皇民思想?

我不知道誰有皇民思想,我有的只是女性主義人類學的思想,那就是我知道因為各種原因加入性工作行列的女性,不是大家想得那麼脆弱不堪、等著國族拯救他們的人。她們是堅強與有血有淚的生命女戰士,不是只有卑微淒慘的性奴隸。

事 實上,不管是日本人、中國人、台灣人,只要有國家機器的地方,國家就是加害她們的人,而不是拯救她們的人。不然我問你,我們台灣社會有曾經因為原住民雛妓 問題大家討論、藍綠雙方彼此攻訐嗎?原住民雛妓,難道不也是「被迫」進入這個他們只能在邊緣化處境生存的社會遊戲規則、被騙被拐被賣掉?為什麼我們不在 乎?

答案:因為這沒有妖魔化日本人的功效,只可能妖魔化台灣漢人中心主義社會,對兩黨都沒有幫助,沒有效益。軍妓?這只可能妖魔化國民黨,不太方便拿出來說。娼權?這好像有點太違背漢人父權思想,所以民進黨,也不方便拿出來炒作。

這就是我說的,他們只是在假裝關心女性,其實不過就是國族意識形態鬥爭而已。

釐清史實的複雜性不等於為殖民者抹粉。如果認為殖民者vs.被殖民者是清楚的二分架構,那也是一種歷史的簡化,對釐清事情沒有幫助。這件事情被拿來當成國族 鬥爭工具,我感到非常憤怒。請問政府平日有在關心這件事情嗎?這個議題實在不應該拿來變相地歧視性工作者。關心「慰安婦」要強調「被迫」這點,說穿了是性 別化的國族鬥爭論述。我們對於所有被拉去南洋當兵、洗廁所的人,難道不也都是被迫,怎麼沒人強調被迫?這其中內含的對國族應該保護的女性人口之身體的預 設,有強烈的性別歧視與沙文主義在其中。韓國老太太的主體性令人敬佩,但是利用這樣的堅強來販賣國族主義與仇外主義、兼放任社會對於「妓女」的污名,卻是 大有問題的。

兩黨政客根本是在假裝關心婦女,平日對妓權與女性貧窮化不聞不問,只會在cultual wars時把慰安婦拿來當成國族鬥爭打狗日的工具。
慰安婦的歷史不是夾帶「被迫就是可憐弱女子可拿來證明殖民者罪惡的佳例、自願從娼那就是女人墮落是國族之恥、是絕對不可能的!!!」這類預設前提下,沒有歷史脈絡性思辨能力、沒有人權觀念、根本上歧視女性的假道學政客,有資格代言的。

http://m.appledaily.com.tw/…/article/new/20150803/660727/

「當慰安婦已經夠可憐了,還要說人家是自願的」–>性別歧視、職業歧視與否定性工作者的主體性

「而 慰安性奴役制度的恐怖,也不是在「慰安婦」前加上「被迫」二字,便可盡訴,在某些情況裡,甚至可能取消受害者尋求正義賠償的正當性。比方,少數「慰安婦」 是曾經在風月場所工作的女子,就算她們明知到慰安所是為了從事性工作,甚至有的告訴歷史學者她們是「自願」前往,是否就足以說明她應該為自己遭到的非人待 遇負責?」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452

如 果台灣女人的性與身體被掠奪是微調課綱者認為應該記載的課題,何以長達40年的831軍妓、公娼爭妓權的歷史都被藍綠選擇性的遺忘?只要是狗日幹的就該 死,國軍國人幹的就沒關係?我們促使原住民販賣雛妓的社會制度就沒關係?這從頭到尾是便宜行事的假問題。對「慰安婦」根本不尊重。

自 願賣淫」論在女性主義的文獻中,強調的是女人對自己身體控管的主體性,以及性工作權。另外,根據白曉紅與我同事美華(長期研究性產業的專家)來說,很多跨 國性工作者在曝光時都要說自己是被迫的,就算其實是自願的也一樣(因為窮困被迫洗廁所通常不會被說是被迫,但因為窮困被迫賣淫可能就會被說是被迫)。原因 就是社會上不能接受他們「可能可以自願賣淫」,也就是說社會根本歧視性工作者。一旦他們說是「自願」,社會就判了他們死刑,拒絕給予同情。「只有被迫才值 得同情」這種想法是荒謬的。「慰安婦」的制度必須要有深入多面的研究,不是強調「被迫」、「自願」這種道德魔人邏輯就可以幫助我們對他們的身體工作經驗的 同理心。
強調有部分「自願」只是重申「妓權」以及反對「對性工作者的歧視」。這原因不是在於愛日本人!這是女性主義的老問題了:反娼者與妓權的爭辯。但社會就是無法忍受有人可以自願賣淫。難道自願賣淫,就可以合理化非人道待遇?當然不行啊。
為什麼你那麼歧視去軍中賣淫?講得一副「賣淫不可能是自願的」。(你說「是自的什麼願」?)「自願賣淫」論在女性主義的文獻中,強調的是女人對自己身體控管的主體性。
要 改變的是我們對於性工作的歧視,而不是複雜的史實。「有人自願」是否該成為強調,或頂多只能是「強調被迫」的補充,說穿了這兩種強調方式都很荒謬。但我只 能說,這是女性主義長期思考的問題。有學者認為「提出自願論」非常重要,因為那表示尊重女性的性工作權。不管那個脈絡是戰爭、平日、或是什麼別的都一樣。
簡言之,對一些女性主義者來說,強調有人「自願」當軍妓,就跟強調有羅馬尼亞人「自願」到英國小鎮當妓女一樣。當日本還是國民黨的軍妓,對女性主義學者來說沒有本質差別,真正的差別在於「工作條件」。
所以,「提出自願論」的原因可能有很多種,女性主義者提出的原因,絕對不是為了要替日本人抹粉。他們關心的(也就是他們的「居心」),是性工作權,與拒絕利用特定國族鬥爭來歧視普遍定義的性工作。
馬英九說他打死不相信有人自願,正說明這種沙文的父權的國族的霸權,以及對於「女性可能非被迫地、在各種經濟考量下決定從事性工作」根本上進行了道德否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August 5, 2015 by in 【Performing Gender Log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