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臨終記憶 : 我與阿嬤

2014/10/26

多年前,阿嬤跟阿母說,當她過世時,不要難過傷心,要歡喜唱歌,因為人生已經滿足,她足足多活了阿公四十年的生命。阿公是因為洗農藥被劇毒毒死的,但是阿嬤從來沒有怨天尤人。她總是知足快樂,有種可愛的幽默感。她到前兩個星期住院前,都還笑咪咪地說「感謝上帝。上帝顧好好。」 被表姐錄影下來。影片中,她在問大家,溫賊佇兜 ?溫賊,就是恩潔的台灣國語,與當年的穩潔穩潔亮晶晶廣告有關。以前大家都叫我溫賊,然後唱那首清潔劑的廣告歌。
阿嬤以前常跟我說,她要回到天上了。她堅定信心與平靜的心情,讓我想起以前在國光號遇到一位大嬸,她告訴我她婆婆死前夢見自己在十八層地獄被折磨而怕得要死的情景。我才知道有人是那麼害怕死亡。
阿嬤最疼我,所以她常常都以我的位置來稱呼其他人相對應的親屬稱謂。有時候她以為我是小孩子,有時候她又以為年過半百的屘姨,是我。
前幾天她補充了鉀與鈉,有力氣了就會開始擋住護士或要抽痰的實習醫生。她很敏感,她不喜歡插管插那麼多,但是身體虛弱到連抵抗的能力也沒有。然後她胃出血,所以又沒力了。
她有狹心症,帕金森氏症,失智症,肌肉萎縮,視網膜剝離,一隻眼看不見,一隻耳聽不見。
她不說話時,平常還是會捏緊我的手,捏緊我塞給她的紅包袋,至少到住院前都是如此。
她最近稍微有力氣張開眼睛時,就會盯著天花板上的光源看,因為那是她唯一可以感受到光的時候。
她是不是在想,天堂的光是不是也在不遠處呢。
原本以為離開加護病房後,不久就可以出院,但卻恢復地很慢。
我人在高雄,心在台中,最近又收到一些催稿的信。
其實寫作一直是我自我療癒的方式。我連博士論文,也是一邊自我療癒一邊寫出來的。
我的博士論文是獻給阿嬤的。用羅馬拼音寫出她的名字,昭和二年出生的。
For Lao Gim Hio, born in Second Showa Year.

她昨天終於說了一句「哉」,表示她知道我來了。
阿嬤,我來啊。
我想我死前也會說這句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October 26, 2016 by in 【Moldy Room of Sketchis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