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對政經剝削不聞不問的白人女性主義

光用性解放的程度來衡量女性解放的程度,完全忽視了政經剝削是個更嚴重的問題,讓貧窮的人的選擇更少。

以下摘要來自Amitov Gosh與馮內果。

落難王爺尼珥(Raja Neel Rattan Halder),與英國商人勃南(Mr Burnham)的餐桌對話。

「一手刀劍,一手聖經,祭龕上供奉的是自由貿易的上帝。」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594

 

[尼珥]發覺一件令他震驚到無以復加之事。他的眼光飄向桌子中央那盆枯萎的蓮花,隨即驚恐萬狀地察覺,插花容器並非他以為的是個花盆,而是個舊陶瓷夜壺。船上年輕一輩的船夫顯然都對這件器物的功能與歷史一無所知,但尼珥清楚記得,他是特地買來供一位腸胃長寄生蟲的重病老法官使用的。

他壓抑一聲噁心的驚呼,連忙移開目光,尋找一個使來賓不至於注意此事的話題。當一個話題浮現,他立刻用還聽得出殘存些許厭惡感的聲音說:「但,勃南先生!你是說大英帝國為了強迫中國買鴉片不惜一戰嗎?」

勃南的反應來得很快,他把酒杯重重往桌上一放。「你顯然弄錯了我的意思,尼珥.拉丹王爺。」他說:「戰爭如果爆發,也不是為了鴉片。打仗是基於原則:為了自由--為貿易自由,也為中國人民爭自由。自由貿易是上帝賦予人的權利,這原則適用於所有商品,包括鴉片在內。但以鴉片而言,更重要的是,若沒了它,幾百萬中國人就將喪失英國提供的長久利益。」

聽到這兒,賽克利插嘴說:「怎麼說呢?勃南先生?」

「理由很簡單,瑞德,」勃南耐心地說:「英國對印度的統治若沒有鴉片就無法維持──事實就是如此,我們不用假裝。你一定知道,這些年來,東印度公司光是出售鴉片的年收入,就等於你的祖國,美國的全年國民所得。你能想像若沒有這筆源源不絕的財富,英國能統治這塊貧瘠的土地嗎?試想英國的統治帶給印度的種種利益,我們豈不就能推斷,鴉片是上帝賜給這國家的最大福佑嗎?豈不更可以說,把這些好處散播給更多人,乃是上帝賦予我們的責任嗎?」(頁111)

尼珥對勃南的高論心不在焉,他的注意力完全在其他方面。他這一刻才想到,夜壺這檔事本有可能發展出更恐怖的結局。例如,萬一它被當作湯碗,盛滿冒著熱氣的湯送上來的話,他該怎麼辦?想到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他有充分理由感謝神明使他不致在社交場合身敗名裂,這件事充滿神的旨意,他忍不住滿懷虔敬地反駁:「用上帝為鴉片辯護,你不覺得不安嗎,勃南先生?」

「一點都不會。」勃南捋著鬍子說:「『耶穌基督就是自由貿易,自由貿易就是耶穌基督。』我認為這是我聽過最真實的話。如果上帝要用鴉片當作打開中國的工具以接受祂的訓誨,那就讓它實現罷。就個人而言,我得承認,我覺得英國人毫無理由助長滿清暴君剝奪人民享用這仙丹妙藥的行徑。」

「你是指鴉片?」

「當然。」勃南嚴厲地說:「我且問你,大人,你願意回到拔牙或截肢時沒有任何止痛藥減輕痛楚的時代嗎?[中略]少了嗎啡、可待因、那可丁,現代醫療和外科手術就都無法施行,而這些藥物不過是鴉片所衍生福庇中的少數幾種而已。若沒有小兒腸痛水,我們的孩子就不能睡覺。我們的淑女──啊,我們敬愛的女王也包括在內──沒有鴉片酊要怎麼辦。想想看,甚至這個進步與工業化的時代都可說是鴉片造就的。若沒有它,倫敦街頭會滿是咳嗽、失眠、大小便失禁的人。把這一切列入考慮,豈不有充分的理由質問,滿清暴君有沒有權利橫加阻撓,剝奪他無助的子民享受進步好處的機會。你想,上帝若看到我們與暴君同流合汙,讓那麼多人無法分享天賜至寶,祂會高興嗎?」

「但是,勃南先生,」尼珥堅持說:「中國有很多人染上鴉片癮,中毒不醒,不也是事實嗎?我們的造物主應該不樂見這些苦難吧?」

這話激怒了勃南。「先生,你提到的缺失」他答道:「只是人類墮落的一面,尼珥.拉丹王爺,如果你有機會到倫敦的貧民窟走一遭,就會親眼看到,帝國首都賣杜松子酒的店舖裡,上癮中毒的人並不比廣州鴉片館裡少。難道我們因此就要剷光城市裡的酒館?禁止在餐桌上飲用葡萄酒,也不准在客廳飲用威士忌?剝奪水手和軍人每天的一杯小酒?即使執行這些政策,難道從此就不會有人上癮,再也沒有人酗醉?(見註十)如果這方面的努力失敗,國會中的議員諸公就得承擔因而喪生的每條人命的罪咎?答案是不。不會的。因為要矯正毒癮問題不能靠國會或皇帝下令,只能靠個人良知──每個人要認清個人的責任,要敬畏上帝。作為一個信奉基督教的國家,這是我們能教中國唯一且重要的一課--我一點都不懷疑那不幸國家的老百姓會歡迎這個信息,問題是他們受殘酷的暴君控制,以致無法聽到。中國的腐敗只能歸咎於它的暴政,先生。像我這樣的商人無非就是自由貿易的僕人,它像上帝的十誡一樣,是永恆不變的。」勃南先生頓了一下,把一塊酥脆的蔬菜球扔進嘴裡。「在這方面,我還能補充一點,我認為拉斯卡利王室不宜討論鴉片是否道德的話題。」

「有何不宜?」尼珥打起精神,準備面對接下來必然出現的對峙。「請解釋,勃南先生。」

「有何不宜?」勃南挑起眉毛。「這麼說吧。最好的解釋就是,你擁有的一切都來自鴉片--這艘船、你那些房子、這一桌食物。你以為光靠你的房地產收入和那些身在飢餓邊緣,與苦力無異的農民,就能有這種享受嗎?不可能的,大人,是鴉片給了你這一切。」

「但我不會為它發動戰爭,大人。」尼珥用同樣尖銳的語氣對勃南說:「我也不相信大英帝國會這麼做。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國會在貴國的影響力。」

「國會?」勃南笑了起來:「戰爭結束前,國會根本不知道此事。相信我,大人,如果這種事要交給國會處理,老早就沒有大英帝國了。」(頁113)

食物的香味對尼珥毫無影響,他被勃南的話深深刺傷,所有與食物有關的念頭、蛔蟲與夜壺的困擾,都忘得一乾二淨。「千萬別把我當作無知的本地人,」他對勃南說:「而像對小孩似的跟我講話。容我這麼說,貴國的年輕女王不會有比我更忠貞的臣民,也沒有人比我能更應清楚理解英國人享有的權利。事實上,我能補充,我對休姆、洛克、霍布斯等人的著作都非常熟悉。」

「你甭在我面前提什麼休姆、洛克的。」勃南用駁斥搬弄權威姓名以自抬身價者的冰冷口吻說:「我告訴你,打從他們一進孟加拉稅務局工作,我就認得他們。我也讀過他們寫的每一個字──包括他們寫的衛生報告。至於霍布斯先生,我前幾天還在俱樂部跟他一塊兒吃飯。」

「霍布斯這好小子,」竇提忽然插嘴說:「進市議會啦。如果我沒弄錯。我跟他去打過一次野豬呢。嚮導驚起一隻老母豬和一窩小豬,把馬嚇得魂不附體。老霍布斯摔下來--正好跌在一隻小豬身上。當場就死了。我是說那隻小豬。但霍布斯毫髮無傷。真是慘不忍睹。不過烤熟後依舊美味。我是說那隻小豬。」 (見註十一)

《朱鷺號三部曲之一:罌粟海》(Ibis Trilogy 1: Sea of Poppies) 張定綺(譯)。台北:聯經,2015,頁111-114。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601

《罌粟海》也可視為鴉片的民族誌──圍繞著罌粟工業相關的一切,包括英國人如何在比哈爾省內地強迫推廣罌粟;罌粟如何排擠糧食作物,產生大量離地農民與盲流(「成為市場上的勞動力,除了手鐐腳銬之外無可失去」);「文明化」之後的鴉片──從堅硬粗糙如草塊一般的生鴉片,到柔軟如糖蜜的熟鴉片──伴隨著驚人的利潤;包覆著鴉片的精美包裝與環繞著煙管的神聖光暈;鴉片工廠(大英帝國女王王冠上的寶石)內部的毛骨悚然程度,以及其與十九世紀倫敦工廠不遑多讓的生產線;圍繞著鴉片生產與運輸的苛扣監管與嚴密武裝。

鴉片與橡膠,可能都可以作為十九世紀全球殖民與暴力史的尖銳隱喻。讀者稍一尋思即正襟危坐:原來我們所生存的世界,是築就在[他人的]血與[我們的]鐵之上。

 

印度洋非常複雜。朱鷺號前身是大西洋運奴船,在《罌粟海》中成為從加爾各答運送契約勞工與囚犯前往模里西斯的船隻--由於受挫於鴉片輸入中國受阻,在鴉片戰爭撬開中國百年來閉關鎖國的大門前夕,朱鷺號暫時充當契約勞工與囚犯的運送船。從大西洋航向印度洋,從運奴的黑鳥船(blackbirder)轉變為運輸契約工、囚犯與鴉片之船,這本身就如二副賽克利一般,是一個豐富的政治隱喻。

投入印度洋研究的人類學家Engseng Ho表示:「在印度洋,葡萄牙人、荷蘭人、英國人是很特異的後來貿易者,他們隨身攜帶著國家。他們仿效地中海的威尼斯與熱內亞,建立了軍事化的貿易港口帝國 (trading-post empires),並且習慣於在槍口上做生意。但是哈德拉米人(Hadramis), 與其他非歐洲人──如印度古吉拉特人(Gujaratis), 什葉派穆斯林博赫拉人(Bohras), 泰米爾切提亞人(Chettiars), 布吉人(Buginese), 馬來人──並不如此。他們並非不是排擠其他人以加入[當地市場],而是不管到何處都適應當地。」(註十六)

註十六:Kaplan, Robert D. Monsoon: the Indian Ocean and the future of American power. Random House Incorporated, 2011. 引用自Hofmeyr, Isabel. “The complicating sea: the Indian Ocean as method.” Comparative Studies of South Asia, Africa and the Middle East 32.3 (2012): 584.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July 11, 2017 by in 【Performing Gender Logs】, 【The Holy Spirit Council】, 雜Variet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