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非死於瘟疫Deaths without the virus

我將這次浩劫命名為一場瘟疫,而不是Covid-19或是任何想要將它政治化或去政治化的名字。其實,到頭來,不管叫甚麼名字,每個名字都有它的政治。只是,對我來說,「瘟疫」能捕捉社會的集體受苦,遠遠超越了生物的、工具的,只為了便於統治與隱瞞真相的算計。

可能很多人早就知道,中國政府在今年一月前隱匿了疫情。身為台灣人,我們因為語言相通,比起其他國家的人更可以快速理解在微博上的眾多貼文。我們親眼看到許多揭發真相與控訴北京當局不斷製造謊言的文字與影片,持續地被北京消失。打從第一天有瘟疫開始,我們就知道,武漢的死亡人數絕對比當局承認的要來得更多。對岸的網民冒著生命危險,只為了讓我們知道實情。

從一月到二月,北京當局每天都釋出完美的死亡數據,以符合他們已經選定的事實——此病的致死率必然是2.1%。但是台灣人不可能傻到相信。台灣人已經聽了太多武漢人根本不敢去醫院的證詞。進得去出不來,病的會病得更重,病重的會被直接放棄。根本沒有確診就死去,「非死於瘟疫」。

因為這些種種,現在我們很容易覺得,如果中國政府當初在十二月的時候做了該做的事情,今天所有這一切災難都是可以避免的。但真的是這樣嗎?

共犯結構與自滿心智 Conspiracy and complacency

我不禁想到世界衛生組織的角色,這個組織現在似乎看重與北京的關係高於其他一切考量。我也想到西方國家的角色,因為不久之前,幾乎所有人都不把這疾病當一回事,好像這只是一場不幸的亞洲災難一樣。很快地,世界衛生組織還有所有遵照他們指示沒有切斷與中國往來的,都在一月與二月踢到鐵板。

但疫情的持續延燒,絕對不是世界衛生組織與北京一手遮天的陰謀獨立完成的。事情的發展,若沒有歐美各國政府起初所持有的自信自滿,也實不至此。這是個令人悲痛的事實:歐洲與美國有整整兩個月的時間來籌備防疫,然而六十個晝夜過去,他們不以為意。

如果說中國沒有公民社會也沒有人可以對當權者說真話,那麼我們應該怎麼形容歐美的公民社會?當媒體與官員花了好幾個星期的時間告訴彼此,季節性流感才是真正嚴重的事,而Covid-19只是另外一種流感時,面對這種巨大的溝通鴻溝,我們該如何評價?

無需否認,世界衛生組織現在有嚴格的自我審查。比如,第一條規定,當「台灣」這個字眼出現時,必須假裝沒聽到這個問題。第二條規定,不要說任何暗示台灣是一個獨立主權國家的話。第三,如果「台灣」還是一直跑出來,請立刻中斷這場會議。

沒錯,這些都是真的。但我們又該如何評估歐盟的作為呢?這些年來,歐盟對於世界衛生組織的改變,對於中國嚴重的人權侵犯問題,做了什麼?這些年來,在中國有那麼多人因為言論自由而死去,歐盟卻幾乎沒有真實的意見與作為。只要中國的錢與投資有進來就好,其他的事情都是次要的,都可以延後再考慮。就在這樣自我蒙蔽的氛圍中,短短幾年,歐盟失去了政治判斷的能力。高層犯了政治錯誤,最後由人民來付出代價。

口罩的東方迷思 Orientalist myths of face masks

但事情的發展並不是只是由於歐洲許多政體的政治判斷力喪失而已。事情的發展更有歐美文明的優越感作用其中。

Why Do Japanese Wear Surgical Face Masks? The Mask Phenomenon ...

曾經有那麼一段時間,每隔幾天,就有歐美作者對世界發言,他們聲稱亞洲人詭異的戴口罩習慣是一種文化規範或社會團結的顯現。言下之意,就是戴口罩不可能是科學的,因此它必然是文化性的。標準的「科學的西方,文化的非西方」場景。直到最近美國轉向口罩政策以前,某些西方媒體一而再、再而三的將口罩呈現為一種不科學的、錯誤的,但是有「象徵意義」的「迷思」,是可憐的亞洲人用來心理安慰的東西。

真相是,西方人就跟非西方人一樣的具有文化性。現代人的自我構成幾乎無法脫離以臉的辨識為中心的著迷(國家必須要看見「你」),臉是自由主體的終極自然象徵。一種根深蒂固的戀臉主義,一種讚頌臉部的裸露並厭惡遮臉,將遮臉等同於主體被壓迫的符號意識形態。戴上口罩或眼罩以後你就不是完整的你了,是被刪減的你(或是被擴增的你,如果你是蝙蝠俠的話)。不管是哪一種方式,臉罩如魔法般具備著改變一個人身份的能力。

但文化是一直在改變的。即使是現行的習慣也都是歷史累積與社會變遷的結果。日本社會與台灣社會在不同的年代因著不同的理由而戴上口罩,而在今年以前,除非因為空汙,中國的居民並沒有全體配戴口罩的習慣。然而,突然間,所有這些重要的差異全部都被化約成一個大東亞人共享的東西。這完全是錯誤的。台灣社會大規模集體戴口罩的習慣,也不過是17年前因為SARS的創傷經驗才形成的。一開始人們也覺得戴口罩很奇怪,小孩子也不懂大人為什麼要這樣。一開始台灣人感覺口罩很怪,就跟現在西方人覺得很奇怪那樣。而且,雖然關於口罩預防感染呼吸道疾病的研究不多,但老早就有研究證明口罩的助益。三月十三日那天,我就讀了11篇科學論文,都是被收錄在公認醫學權威的ncbi/pubmed上的期刊論文。幾乎所有的論文都指出,只要設計妥當與佩戴得宜,口罩確實可以減低感染風險。這些學術的資訊幾乎沒有變成政策的討論。歐美政府的兩面手法(「口罩對醫護有用,對民眾無用」)只是暴露出決策資訊的不透明,以及欠缺與人民溝通的誠意(不能承認缺乏物資,只好謊騙民眾)。

只有在一大片的歐洲淪陷,美國也疫情失控之後,美國的疾管局才在四月三日建議,史上頭一遭的建議:所有人在公共場合都應該配戴口罩。結果,我們發現,關於這類的研究很少並不是一種科學真知的反映,而是本身就是一種文化偏見的結果。

任意謀殺他人的文化差異

如果我們可以記住,每一個東亞國家對於這次防疫都有不同的策略與措施,(即使遠遠從某些西方人看來他們都很像,)我們就可以避免用文化本質主義來理解現在的狀態。三月的時候,一些英語以及德語的媒體甚至把東亞的疫情控制歸功於儒家主義,差點只沒直接說東亞人樂於被他們的政府控制。坦白說,當時的我為此感到相當憤怒。這種惡意的描繪,不止是弱智化亞洲人,更是便宜行事地替失職的歐美政府開脫的託辭。

也許台灣只是一個小小的國家,但是台灣人拒絕被嚴厲的控管政策束縛。台灣強壯的公民社會裡頭有成千上萬的記者、醫護人員、律師、自然科學家與社會科學家。他們沒日沒夜地辯論每一條防疫中心所做的措施。我們有世上最好又最實惠的健保制度,而我們只是暫時接受把我們的國際旅遊史連線到我們的健保資料裡,只是因為這樣可以防疫罷了。我們暫時借出自由給政府,這些之後政府都是要還我們的。我們的防疫中心不是政客主導,而是流行病學家與科學家在主導。但一旦人民有不同意見,防疫政策也多次地滾動式地修正。每出一項政策,我們就沒完沒了地爭執,沒完沒了地監督政府、深怕他們以防疫之名侵犯了人民的自由。然後我們辛苦防疫了老半天,一些西方的評論者居然可以說,東亞目前防疫的成功只是因為人們樂於威權管制?這真的是毫無道理。

在新加坡,公民社會是薄弱的,所以政府主導大部分的防疫工作。在香港則剛好相反,起初防疫的責任幾乎完全落在公民社會的肩頭上,因為政府根本不願意落實與大陸地區之間的邊界管制。在中國,高壓強制的手段支配一切,哪怕吹哨者之死曾經點燃了公民社會的小小火苗,也立刻被北京政權無情地輾壓吹熄。在台灣,公民社會每天照三餐罵政府,對於防疫中心的每個措施每日都有批評與質疑,即便依照世界的標準,這個防疫中心的表現簡直已經達到了優越等級。

武漢肺炎》醫事人員出國規定、疫情進展指揮中心14:00記者會說明- 生活 ...

要有多少的無知與傲慢,才可以把上述這些如此不同的防疫經驗,全部都化約成一個儒家思想或威權管制的故事?

因自戀而過失殺人的罪行 Complacency kills

起初是西方的志得意滿、對於自己科學知識與公衛體系的自信。然後是現在要對中國與世界衛生組織求償,以受害者自居。

想從害慘世界的謀殺者變成解救世界的大善人的不只是北京。過去一百五十年來,大部分的歐美殖民政權所做的政治經濟殖民與文化殖民,做的事情也差不多就是如此。只要看看中東過去一百年歷經過什麼,從英法慫恿的反鄂圖曼戰爭、二次世界大戰、美蘇戰爭、伊拉克戰爭、ISIS的興起,我們就很難不想到,似乎「狠心屠殺後再以拯救者之姿出現」是標準的劇本,也就是帝國主義式的人道主義救援的劇本。我們甚至可以說,當我們遺忘歷史這麼久,久到2020年才需要問「要時時刻刻面對極端不確定狀況的人類生活是什麼滋味?」這個問題時,我們幾乎已經完全忘記了加薩走廊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沒有錯,共謀的結構是會殺人的。但是自戀也會。不論是這次的瘟疫或是過去血淋淋的戰役,所有的死亡都應該被紀念,所有的歷史都應該被喚起。我們應該真實反省什麼是教訓。

讓所有的犧牲都有價值,不論這些犧牲是病毒造成,或是源自其他原因。

本文原刊登於:https://discoversociety.org/2020/04/06/deaths-without-the-virus/
由作者本人翻譯。

One comment on “非死於瘟疫Deaths without the virus

  1. Unable to find
    April 14, 2020

    這是我看過這麼多對這次疫情的評論,最認同的一篇. 經過這次疫情,台灣的人是否能了解西方所謂的文明並不是那麼文明,醫療不是那麼的完善,政治也不像他們號稱的那麼的完美呢? 人們不是遺忘了加薩走廊,而是根本從來沒關心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April 8, 2020 by in 【Anti-Orientalism 】, 【Medicine & STS】 and tagg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