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小說作為創意的文化傳承:大江健三郎與石黑一雄的對話

石黑一雄:嗯,我想,那本書中的日本很大程度上是我個人化的、想像中的日本。這可能跟我的個人經歷大有關系。當我們家從長崎移居英國的時候,起初只是打算暫住,大概待個一兩年吧。因此,很小的時候我就被帶離了我所熟悉的人,比如我的祖父母和我的朋友們。我被帶走時預期我會回到日本。但我的家人不斷延長逗留期限。在我的整個童年時代,我始終無法忘掉日本,因為我一直准備著回日本去。 我想大概是在我二十三四歲的時候,我認識到,這個對我來說非常珍貴的日本實際上只存在於我自己的想像中,部分程度上是因為真實的日本自1960年之後已經大為改變。我認識到,它是一個我童年時期的地方,我再也不可能回到這個特殊的日本了。所以我認為,我轉向寫小說的真正理由之一是我希望重新創造這個日本——把我關於我稱之為日本的這片風景的所有這些記憶、這些想像的觀念拼合在一起。我想讓它變得更保險,在它從我的記憶中徹底消失之前把它保存在一本書裡。所以,當我寫《浮世畫家》時,我對研究歷史著作並不是很感興趣。我很想把我腦海中的這個獨特的日本觀念付諸筆墨,以我自己的方式,實際上我並不在乎我的虛構世界是不是符合歷史真實。我強烈地感覺到,作為一個虛構作家,那就是我應該做的事:我應該創造我自己的世界,而不是複製現實的表面。 大江健三郎:那似乎是一個作家的想像得以成形的一個非常具體的說明。在我的作品《無聲的吶喊》(The Silent Cry)中,我寫到了四國島。我在島上的一個小山村裡出生和長大。18歲時我去了東京大學修讀法國文學。結果,我發現自己完全切斷了與那個小山村的聯系,無論是在文化上,還是在地理上。大約在那一時期,我祖母去世了,我母親也日漸老去。我們那個小山村的傳說、傳統和民俗正在失去。與此同時,我在東京想像著那些東西,試圖記住它們。試圖記住和重新創造這兩個行為部分重疊。那就是我開始寫小說的理由。我試圖用我所學習的法國文學的方式寫下它們。閱讀你的小說,思考英國文學史,我得到一個強烈的印像,就方法而言,你是一個站在英國文學最前沿的小說家。 訪談全文   Advertisements

October 12, 2017 · Leave a comment

去年逃難到台東

September 5, 2017 · Leave a comment

三餘書店

September 3, 2017 · Leave a comment

「胖嘟嘟」的社會學意涵:階級、性別與世代對嬰孩體型的粗淺分析

為什麼阿嬤幾乎不太可能會說孩子「胖嘟嘟」,至少不太會以負面的方式說,但是阿伯三叔六公卻會說一個孩子「胖嘟嘟」,且常常是一種有點嫌棄或抱怨的口吻?

June 17, 2017 · Leave a comment

不因人廢歌

  貝瑪千貝 仁波切 出家的學生有云:

July 15, 2016 · Leave a comment

非裔美人與巴勒斯坦人

這種連結(美國警察隊黑人的某些特別訓練都來自以色列對付巴勒斯坦,讓人想到冷戰時期的美國核武專家是前納粹黨員),確實很可怕。以色列的態度就像白人至上者在美國的態度。以下文章是一名猶太裔的美國女醫師寫的,不確定證據為何。但她表示美國有警察在以色列受訓,兩邊對付鎮壓少數族裔的方式與武器是類似的。 Modern-day lynchings: an international view US Politics Alice Rothchild on July 8, 2016 27 Comments – See more at: http://mondoweiss.net/2016/07/modern-lynchings-international/#sthash.0a7GpYHT.dpuf Yesterday sickening news screamed across social media, emails, and … Continue reading

July 10, 2016 · Leave a comment

我為什麼反課綱

七十年前的8月6日,廣島被丟下了原子彈,9日,換長崎。估計約有二十萬到三十萬多人是直接死亡。我哀悼這個,並不是因為我是皇民,更不可能是因為我被民 進黨洗腦。我哀悼,不只是因為核武的變態,而是人性的泯滅竟然可以成就將瞬間毀滅幾十萬人的攻擊說成是空前的勝利這種荒唐的論述,而且得意洋洋、完全合 法,由國家編譯館印製。而我哀悼我過去接受了這種可怕的教育洗腦。

August 7, 2015 · Leave a comment

Let her go, she is happy

G told me that the day after they prayed for A-Ma, her friend said that A-Ma was already with Jesus, singing happily. I thought about Buffy the Empire Slayer, when … Continue reading

December 14, 2014 · Leave a comment

After grandma’s death

I left things behind. Sherlock Holmes 2% left. Brothers Karamazov since 33% Intact. Between 11/27 and 12/9, I cried less and less. Twice, yesterday, after I got back in Kaohsiung. … Continue reading

December 10, 2014 · Leave a comment

浦島太郎之歌

屘舅公是2005時,曾經因為土地坍塌被26小時活埋後,奇蹟生還的挖井師傅。當時此工安事件因為事態嚴重,還有上新聞。今天屘舅公與三舅公來探視阿嬤,屘舅公說,小時候,阿嬤很照顧他。 阿嬤原本是九個兄弟姐妹中的第五個,前面有兩個哥哥兩個姊姊。前面的大哥自從當了日本兵去了南洋後還沒回來,老二也當兵,大姨婆二姨婆都嫁人了,反而變成 阿嬤是家中大姐。因為家裡需要人力,阿嬤很晚才嫁人,以當時的年紀來說,二十多歲還沒嫁,就會被人笑要做「繼母」。阿嬤婚前就種很多田,比如甘蔗園,收成 很好,很勤快,真作,還去兼差參加靠近台中南邊的南門橋工程,原本是吊橋,要改建成水泥。聽說,當時的土木工程很多都是女人在做的。只要「骨力」就可以 做。阿嬤約莫148公分的嬌小身軀,居然也去做工程。 阿嬤做工程時,女的阿祖派當時只有五六歲的屘舅公送便當去給她吃,還交代他:「如果大姐問你有沒有有吃,你要說你吃飽了」,言下之意就是不準屘舅公偷吃阿 媽的便當。屘舅公就乖乖地從大里走到現在的中興大學附近,等阿嬤中午休息吃便當。阿嬤問屘舅公吃飽沒,他乖乖地說吃飽了,但是他就眼睛金金地一直看著阿嬤 的便當,年紀小也不覺得害臊。 其實那個便當裡,只有白飯與九層塔炒蛋。兩種東西,沒有別的。 阿嬤看屘舅公一副很想吃的樣子,就說,「這乎你呷」。 結果,每次便當的菜,其實都是五歲的屘舅公在吃的,阿嬤只有吃白飯。 六十多年過去了,阿嬤八十八歲,躺在病房裡,無法說話,也張不開眼睛。屘舅公對我說,「我後來想,感覺三姊對我這累小弟真正是真照顧。」 三舅公一直忘記大家的名字,也忘記誰是誰。不過很認真地要我們把所有名字都寫在他的行事曆上面。 然後下午四點多,他們一起唱阿嬤童年時教他們唱的日本歌。屘舅公說,阿嬤無意中交會他浦島太郎的歌,自己也沒發現,等到有天屘舅公唱給她聽,她才問說:「你怎麼也會這首?」他說,「你甲我教ㄟ啊!」屘舅公不懂歌詞的意思,阿嬤就解釋給他聽: 浦島太郎          作曲 三宅延齡      作詞:石原和三郎 一、むかしむかし うらしま 昔昔、   浦島は           很久很久以前浦島太郎   たす  かめ つ   助けた龜に連れられて       被他所救的海龜   りゅうぐうじょう  き  み        龍宮城へ   來て見れば   帶去龍宮裡遊玩       え       うつく … Continue reading

November 8, 2014 · Leave a comment

Reassembling the social

September 5, 2014 · Leave a comment

Walter Benjamin, the Marxist.

We hope Davidson’s nuanced but rooted Marxist approach will help to reclaim Benjamin from the academic swamp and help inoculate practical socialists from a vulgar approach to art and culture. … Continue reading

July 24, 2014 · Leave a comment

June 26, 2014 · Leave a comment

Memories

June 7, 2014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