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我是殺人魔王 電影導讀

本文請與電影「叛國的930運動」之簡介搭配閱讀。 2013柏林影展電影大觀最佳觀眾票選獎、基督教評審團獎。本片先前譯為《我是殺人魔》The Act of Killing,典故是印尼1965年的印尼軍事政變「930」事件。時任陸軍戰略後備部隊司令的蘇哈托,在全國策動反共大清肅,有大批共產黨員、同情者與無辜者被殺。 開眼電影有以下描述: 安華剛果(Anwar Congo)從賣電影票的小流氓變成軍隊領袖,進行追捕共產黨員大屠殺,到現在仍被視為「民族英雄」,從未受審。 而他因曾有電影夢,欣然答應導演奧本海默的邀請,在片中重現了當年的屠殺場景,不僅扮演自己也扮演被殺的人。一開始他還很興奮,描述各種他最喜愛的殺人方式,像是用線勒死人才不會濺出太多血,並稱他曾在殺死人後,用唱歌、跳舞的方式慶祝。但後來他在扮演囚徒被折磨審問時,終於感受到受害人的恐懼,當場精神崩潰,叫停拍攝,也陷入沉痛的反思。 導演奧本海默曾表示,拍攝本片是希望激勵印尼人反思這段黑暗歷史,進而施壓要當權者對事件負責。不過即使影片現在聞名海外,印尼政府依然不願對此事件道歉,印尼總統府發言人費扎亞(Teuku Faizasyah)表示,這部影片把印尼描繪成殘忍及沒有法治的國家,這是不恰當的。 上述這段話沒有說的是,安華剛果分明是一位有重度創傷後症候群的患者。他一直活在自己曾經殺人無數的陰影之中。事實上,電影也顯示出好幾次他心中深層的不安。 還有一個層次:安華剛果與其友人年輕時都看很多好萊塢英雄片,裡頭殺壞人的方式也影響他們很深。所以電影表演影響了他們對殺人的態度,然後他們實際上在1965-66年時殺人殺得更厲害,幾十年後,有國外導演跑來請他們在電影上重演當時殺人的橋段。 讓許多小流氓成為劊子手的「930」事件到底是個怎樣的事件呢?其實,1965年的本身政變規模很小,若不是之後引來的蘇哈托上台與其新秩序政權(Orde Baru, the New Order)反共大清肅與大屠殺,它的效應不會這麼持久而深遠。1965年底到1966年初血腥的發展,徹底地顛覆了當初人類學者Clifford Geertz 樂觀描寫爪哇社會自1950s民主化以來,國家意識形態乃至社會底層互動已經深深被國族黨、伊斯蘭教黨、共產黨等不同意識形態割裂,卻仍然有辦法繼續尊崇原有的「和諧」(rukun)之文化價值觀。這樣的想法被清楚記載於在1961年出版的專書「爪哇的宗教」裏頭,但才出版沒有幾年,65大屠殺就發生了。 65大屠殺是一個難以描述的東西,因為就其悲劇性質而言,它像是放大百倍的「台灣二二八事件」,一般粗估死亡人數是五十萬人,受害者最大宗在爪哇島,其次是峇里島。它要趕盡殺絕的對象是PKI,Partari Kommunis Indonesia,印尼共產黨。當時,印尼共產黨已經是第二世界以外的最大共共產黨所在地。 屠殺:在爪哇島它是軍隊、準軍隊、甚至是村民與村民之間彼此舉發、拷問而後思行,時而是虔信派穆斯林對偏好共產黨傾象的爪哇派穆斯林針對過去種種土地糾紛與政治勢力鬥爭的報復,偶爾才是對少數華人的霸凌與殘殺(儘管,在片中,當年的執行死刑者描述自己在街上看到華人就用刀子捅)。在峇里島,它是印度教徒殺印度教徒,因為政治意識形態的不同與社會風氣的猜忌助長了血腥。 在我曾經長住的中爪哇山鎮Salatiga沙拉迪加中,耆老們告訴我當時的沙拉迪加也是「紅區」,因此被清肅調的人非常多。逃難的人也多,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一位從事按摩的爪哇老太太告訴我,她仍然記得當時橫屍遍野的狀況。「被殺了之後的屍體,就被亂丟在河邊,在屋旁,」她說,「好像洋娃娃,就那樣就死了。」 不過,大部份的時候,人們是不談論這件事情的。彷彿這件事情是個taboo。重點只需要放在「共產黨PKI非常邪惡」,那也就夠了。整個三十年的新秩序政權就是建立在PKI的邪惡之上,蘇哈托政權則是帶領大家脫離共產黨魔掌的大英雄,而新聞工業、教育,也都十足地配合著這個觀點。之後發生的事情,不重要,或說是不得已的,因為社會中邪惡的份子必須被剷除掉。然而這似乎也並不是人們真正的感受。人們只是對於直白的控訴這件事情,沒有很直接熱衷的興趣,彷彿那是不優雅的,太難以啟齒的。顯然,這段黑暗的過去,在大部份時候,是不被檢討的(會不會讓人想起法國人對於阿爾及利亞戰爭的前後呢?這只是個額外的提問)。 比較令人驚恐的,是青年準部隊Pemuda Pancasila,也就是當年執行死刑的65-66屠殺大隊之一。至今,這些雄性青年,他們的後繼者,以及他們的支持者,仍然是高舉著他們的暴力行為,不時在街上遊行,穿著紅色的制服,大搖大擺、英氣風發。他們自認為維護社會秩序的勇士,他們為了當年的反共抗戰感到驕傲。 1998年民主轉型後,印尼尚有幾個省份處於鬥爭乃至內戰(或獨立戰爭)的狀態。2003年之後,對於勇於探討1965年發生的事情,以及其罹難家屬的自白(往往都是女性居多),其出版成書才開始變多,在獨立書店販賣。2010年之後,社會風氣有了一些更多的改變。較大型的連鎖書商也開始大篇幅的展出關於1965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專書評論與調查。 這個時候,The … Continue reading

November 18, 2016 · Leave a comment

岩山/西鄉糸子(飾演阿信的田中裕子扮演)

宛如飛翔(1990年超老的大河劇),第十五集劇情令人難忘: 在與西鄉的弟弟一行人打算去長崎獵殺異國人之前被大久保正助擋了下來, 岩山總是講話最衝最直率的那位, 總是女扮男裝, 總是說「大義之前不分男女」。 但是所有人總是不讓女人過問政治。 結果奶奶居然幫著男人說話,說男人有女人沒有的東西, 岩山氣到開始在大夥面前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脫下, 說要給他們看看女人有的男人沒有的東西。 她大喊:信吾也是女人身的,為什麼看不起女人? 最後被正助組織, 岩山撕裂地哭喊著說:「我好不甘心啊!我真希望身為男兒身呀….!」   這位女性後來成為西鄉隆盛的正室(其實是第三位老婆)。 說真的不知道司馬遼太郎同名小說裡面是不是有這段?? http://www.geocities.jp/takesanwind/book/siba/tobu72.html 因為讀不懂日文,而且就算是日文的,能找到關於西鄉糸子的資料很少。 西鄉隆盛生性不喜歡拍照, 現有流傳最廣肖像畫, 是以其弟西鄉從道與親戚大山巖兩人為其原 型。 上野公園塑像揭幕時, 其妻糸子曾表示: 「我丈夫不是長這個樣子。 」  

July 2, 2016 · Leave a comment

金枝社台語大戲「祭特洛伊」分析

先不管唱走音或中氣不足或是阿基里斯造型太像三太子的問題。億載金城還算不錯的戶外演出點。 金枝演社於2005年在旗后砲台演出過!最早似乎是在淡水某砲台或有城牆的地方演出。 坦白說還是沒有印尼Ramayana Ballet那麼威,畢竟九世紀就建造的那麼大的印度教神廟,在它前面跳爪哇舞還是一絕。不過赫然發現本土台灣戲劇這麼有創意也很開心,何況不是在搞笑(絕非殺姆雷特),而是很認真很認真地轉化一個經典爭議性劇本成為具有本土特色的東西。我本來就喜歡混搭所以完全可以接受。 原來所有人漆成藍色皮膚是為了長得像瓷器嗎?青花瓷?對嗎?

April 28, 2016 · Leave a comment

Indians, Revenge in God’s hands and The Revenant

How to respond? Gyasi Ross, Editor at Large Blackfeet Nation: Hollywood loves for us to be helpless and needing white people’s saving. The only time we’re not helpless in these movies is when we’re dead and a white man is learning a lesson from beyond our graves. Natives are always the objects in Hollywood’s movies, never the subjects.

April 7, 2016 · Leave a comment

Best Films of 2015-2016 (I): Room

  「桌子早安,椅子早安,洗手台早安。」   最近看過的電影裡面,目前最厲害的就是Room。愛爾蘭導演Lenny Abrahamson執導、Brie Larsonm與幼童Jacob Tremblay聯手主演改編自Emma Donoghue同名小說的驚艷作品。這是一個被綁架七年的少女,被歹徒強暴懷孕生子之後與兒子如何在被關的倉庫裡「認識世界」的故事,電影後半部甚至有更動人的多層次轉折。   下面有雷。             在倉庫監獄裡頭一個小小自足的世界,吶喊希望外星人聽到,電視上的一切都不是真的,而是魔法。 轉折1:直到一天,母親決定告訴小孩其實他們是被綁架的,他從一出生,就是生在一個被綁架的地方。她掙扎了很多次都無法出去,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兒子可以幫她們逃出去。 不只呈現母親的愛,也呈現人類小孩在面對全然陌生無知時的無比勇氣與韌性。還有路人與女警的機智與見義勇為。 轉折2:而且不是逃出去就沒有事情了。要重新社會化是多麼困難的事情,當世界不是只有兩個人獲三個人的時候。而且天空是藍色的很大一片,樹葉也是真的。這多麼讓人震撼。   轉折3:以為母親(一個懂得現代科技與一切默會知識的人)會比兒子來得適應大空間與原本優渥的生活,結果是兒子比母親有更多彈性與堅強,因為母親仍然在創傷中,她認為全世界的人都繼續過活,沒有她也一樣,她的高中同學們,沒有一個人像她這樣遭遇這種慘事,繼續過她們的人生。 她好孤單,只有她的人生是被摧毀的。媒體與主播拷問。賺錢維生。世界習慣消費別人的痛苦,販賣痛苦的工業特別專業冷血。 轉折4: 女主角的父母已經離婚,女主角父親也是小孩的外公,無法接受女兒生下了強暴犯的小孩的事實,甚至不看小朋友一眼。反而是女主角母親非常支持,在女主角住院時照顧小朋友。 小朋友告訴外婆,其實他懷念Room,因為那裡是無限的想像空間,雖然很小卻什麼都有,而且媽媽會一直在那裡做他的朋友。在外面的世界裡,媽媽卻說他有那麼多玩具已經比別人幸福不要再吵了。 這是最慘的地方生產出最美的愛的又一例證。 一幕洗澡的劇情讓人動容落淚,外婆幫小孩減了頭髮(參孫的力量,要給已經住院的媽媽),擦乾頭髮,洗澡後很舒暢,小朋友跟外婆說: “Grandma, I … Continue reading

April 3, 2016 · Leave a comment

Eternal Masterpiece Seven Samurai (spoiler alert)

Watched it again after a decade, still an incredibly amazing masterpiece. 畫面緊湊真實,人物刻畫入勝,不管是農民或武士,即使是戲份很少的女性,都有令人印象深刻的處理。 對話就更為高明了,由於每個角色、道具(尤其是旗子、軍備)都配合地翹到好處,讓每次劇情轉折都獲得新突破,因此話語與物品都扮演很重要的角色。黑澤明充滿哲思的台詞,更是緊扣著道義、階級社會、榮譽、慾望、存亡等等議題。

July 18, 2015 · Leave a comment

“We are certain, that Melisandra is good.”

http://www.slate.com/blogs/browbeat/2015/06/19/white_walkers_melisandre_and_the_faceless_men_answering_your_remaining_questions.html “Winterfell, is where WINTER FELL.”

June 20, 2015 · Leave a comment

How season 5 episode 9 aimed to top episode 8, the best so far

In case you haven’t watched it….spoilers super alert. episode 8’s hilarious and clever review can be found here.

June 11, 2015 · Leave a comment

Rastas. Hindu. Natural Symbol

Jamaica, colonized, 19th century. The origin of “Dreadlocks”: “Until then, they were constantly terrorized as slaves. Now they are the one who intimidate. “ the comments on Leonard Howell by … Continue reading

April 28, 2015 · Leave a comment

Blue is the warmest color/ appropriate behavior/ the babadook

France. America. Australia. Unsophisticated banality. Not “gay” or “Persian” enough. Devastated motherhood (or even womanhood). Feminist in different ways. The most heartbroken one is “Blue”. So sad and true, with … Continue reading

February 19, 2015 · Leave a comment

The “New” Cinema of Palestine

Originally posted on Arab Hyphen:
Scene from Suha Arraf’s Villa Touma Recent Palestinian films such as Suha Arraf’s Villa Touma and Najwa Najjar’s Eyes of A Thief have been described…

October 12, 2014 · Leave a comment

夏天的尾巴

我以前就很討厭藍色大門(文青地要命,以為年輕人不用做別的事情天天只要喜歡來喜歡去就好了嗎,也太天龍國之不知人間疾苦)。相反,同樣是青春電影,鄭文堂的夏天的尾巴我就非常喜歡。為什麼呢? 我以前就很無法喜歡藍色大門,甚至有點討厭(對我來說太膚淺,以為年輕人不用做別的事情天天只要喜歡來喜歡去就好了嗎,也太天龍國兼不知人間疾苦)(當然,能夠正視同性戀議題很好,但處理的方式恐怕有很多種)。 相反的,同樣是青春電影,鄭文堂的夏天的尾巴我就蠻喜歡的。為什麼呢? 鄭文堂的女兒鄭宜農劇本寫得好、演得好。 除了有跨齡姊弟師生戀這些額外小情節,最重要的是社會關懷與階級議題。死了媽媽後被爸爸家暴沒東西吃的小偉,在女主角,也就是雖然有心臟病、卻有強烈正義感也從不退縮的熱血吉他少女的心中,一直占有重要的位置,這也是為什麼稻田旁邊的小溪流,以及小偉透過折紙船傳遞給死去的媽媽的信件,都變成了有說服力且能感動人的影像。這也是為何,整部片尾聲,是小偉被救活,阿月躺在病床上,他說了「姊姊」,然後阿月破涕為笑的表情。那一個樂於助人、不放棄生命的阿月,才是她生命的重點,不是什麼跟愛上老師的資優生搞的風花雪月。 一群比較多元的青少年本身就有趣地多,兩個資優生一男一女跟日本轉學生與在家養病的吉他熱血少女的故事。鄭宜農因為沒過演過戲,還比其他年輕演員演得更自然。阿月,唱歌的感覺好真誠。再來是因為鏡頭有許多創意的設計與剪接,所以整體來說雖然故事有點鬆散,卻讓我覺得頗深刻。 我很喜歡稻田上面寫考卷那段橫向拉過的鏡頭,雖然超現實,但好像真的是鄉下可能會有的創意畫面,而且是出於友誼,三個台灣學生幫日本轉學生寫考卷的情節,之後寫到乾脆把考卷折成紙團在稻田上亂丟,感人又逗趣。 最後小偉沒有被爸爸的煤炭全家自殺殺死,被阿月一夥年輕人救回來。阿月真的是奮不顧身,救完也心臟病發昏倒。這個昏迷過程也很有意思,夢境都是大家笑開懷的表情,包括小偉全文中唯一一次的笑。這樣的年輕人,才是讓我感動的年輕人,這樣的年輕人,才是讓我感動的年輕人,也是我認為應該要被更常被再現出來的「關心生活周遭的年輕人」。 。。。 最讓我介懷當然就是喝醉酒家暴小偉的父親,小偉那個故事也太可憐(碗粿+藍色粉紅色紙船),我看到會立刻爆淚。 加上還有自殺情節。。。。天啊。不愧是有心臟病的熱血少女! 紙船可以當成傳遞秘密訊息的媒介。 最美麗的畫面,真的很有創意,是在稻田上面寫考卷,而且是出於友誼,一群台灣資優生幫助不讀書的日本轉學生寫考卷。 真的很感人的故事,中間還有師生戀。

September 21, 2014 · Leave a comment

沙河悲歌&我愛黑眼珠

剛好今天看了沙河悲歌,我覺得比我愛黑眼珠好太多了,雖然說並不能這樣相比,因為一個顯然是悲劇史詩,一個是小兒麻痺文體的寓言。 樂觀的人最無情,這話說得真好。 無情的樂觀主義者」 這個詞真是用得好。 「要是像那些悲觀而靜靜像石頭坐立的人們一樣,或嘲笑時事,喜悅整個世界都處在危難之中,像那些無情的樂觀主義者一樣,我就喪失了我的存在。」 這種存在主義式的思考,我從小就覺得太落伍,而且當時並不知道沙特那些的,只是覺得這樣真的太不負責任,把西方的個人主義的個人觀念無限上綱。

August 25, 2014 · Leave a comment

Breakers of Chains

  Yes. Totally identified. Small. Powerful. Ideas. Emancipation.  

June 7, 2014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