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Stories of your life 妳一生的預言

一次是偶然在飛機上看到這部小說改編成的片子The arrival,很喜歡裡頭的時間觀,有個原因當然是因為Max Richter的音樂,但主要原因是語言學家解讀來到地球的外星人語言的工作如此人類學。昨晚與今天下午讀了原著原文小說,想不到更令人驚艷,或者我應該說,精巧而偉大。 原本看電影,幾乎覺得像是時空悖論(有了外星人的互動才有了女兒,但有了女兒與其早逝才懂了生命、才能理解外星人),但其實小說中有更多關於宇宙觀的闡述。 自由意志原來是一種線型語言與時間觀才能有的東西,如果你可以同時感覺到過去與未來,知道即將發生的一切,那麼一切都是儀式表演,宇宙目的的實現。 難怪從人類觀點來看,無法明白七腳人為何而來,為何消失。因為沒有跳脫線型思維。 不只是是象形圖案的文字而已,所有的句子在一個頁面上總是整體出現,同時出現,沒有誰先誰後。所以七腳人的書寫比起他們的語言更能表現他們的宇宙觀。言說反而是強迫他們把意識變成有先後順序的表達。 不過最令人撼動心靈的仍然是母親的視角,以及她失去的女兒。 如果一開始就知道女兒會死掉,是否一切都將不同? 讀小說的過程中,不斷驚嘆Ted Chiang居然用這麼一個簡單的想法,就成就了如此偉大的概念:把過去與未來永遠書寫在一起。 一邊是語言學家試圖破解外星語言;另一邊是她回憶最初懷胎生命,然後回到破解現場,到了女兒青少年時期,破解現場,女兒二十五歲登山死亡,破解,孩提時期,破解,嬰兒時期。 那些記憶已經開始鬆動,過去變成已經看得到未來。 因為自己想保護三歲女兒爬樓梯,因為想保護,才造就了女兒未來喜歡登山,終於死於峽谷。但妳如何能不保護她?又如何能不接受死亡? 小說暗示了是那樣奇妙的與外星人的遭逢,使得物理學家與語言學家雙人一組的女主角與其女兒的父親相遇而相戀;外來文化是如此神奇的。但外星人消失後,女兒也不知道多大了,終究這份愛不能再延續,所以兩人都各自有了新歡。但是,在面對女兒的遺體時,似乎又把兩人暫時綁在一起,直到又分開。 短篇小說的開頭與結尾都是關於懷孕。她知道她將懷孕。然後她知道死亡。最後她永遠同時活在兩種時間裏。 如此沒有線性情節的設定,為何可以一直吸引讀者讀下去?最基本的動力是來自破解。破解也是線性的。慢慢進步,越懂越多。但是慢慢學會的過程中,也察覺了人類J文化的限制,自己視為理所當然的意識的限制。所以原本不清楚為何會那樣交錯的回憶,開始逐步有了清楚的內捲環繞圖像。 也是到了幾乎最後,語言學家說自己獲得了新的意識,但終究不能變成外星人的心智,也脫離不了人類,所以她的意識是個混合體。 這樣打破時間觀,不只是概念上打破,是形式上與內容上直接打破,直接在作品上實驗了英文的過去式與未來式交錯一起,同時由偵探式的鋪陳來推動故事的寫法。 很偉大。不只是精細的想像建構一個新的世界好用來諷喻人類世界,而是建構一個真正本質上相異、不可想像也無法完全探究而只能虛心學習的異文化接觸。幾乎是異意識接觸,異物質接觸。七腳人的物理公式,微積分對他們來說很簡單,但了解速率比較困難。沒有誰對誰錯,只是不同。 在這樣完全鬆動基礎物理定律、感官與意識後,死亡是什麼,愛是什麼? 似乎又可以永遠回味那份愛,也永遠被那樣的死亡縈繞糾纏。 永遠想著,永遠死去,但也永遠活著。 Advertisements

August 16, 2018 · Leave a comment

New Release 2017 : My Book 打打新書

November 10, 2017 · Leave a comment

喝所在,已位移

September 3, 2017 · Leave a comment

對政經剝削不聞不問的白人女性主義

光用性解放的程度來衡量女性解放的程度,完全忽視了政經剝削是個更嚴重的問題,讓貧窮的人的選擇更少。 以下摘要來自Amitov Gosh與馮內果。 落難王爺尼珥(Raja Neel Rattan Halder),與英國商人勃南(Mr Burnham)的餐桌對話。 「一手刀劍,一手聖經,祭龕上供奉的是自由貿易的上帝。」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594  

July 11, 2017 · Leave a comment

Anak kita, hidup masing-masing

Mereka punya anak bersama, tetapi hidupnya masing-masing. Masa dulu itu sudah lewat. Dia harus lihat ke depan.  

June 7, 2017 · Leave a comment

Orlando mass shooting: Bigotry is bigotry, no matter what religion you use to justify it

http://www.salon.com/2016/06/12/orlando_mass_shooting_bigotry_is_bigotry_no_matter_what_religion_you_use_to_justify_it/

June 13, 2016 · Leave a comment

Fighting ISIS Not A Priority For Turks Or Kurds

May 15, 2016 · Leave a comment

The Most Beautiful Song: I am light

I am light.
I am not the things my family did
I am not the voices in my head
I am not the pieces of the brokenness inside

April 3, 2016 · Leave a comment

如何讓他們集體殺人Khmer Rouge

Of all the horrors human beings perpetrate, genocide stands near the top of the list. Its toll is staggering: well over 100 million dead worldwide. Why Did They Kill? is … Continue reading

December 17, 2015 · Leave a comment

Bali’s mass killings of 1965, or why I don’t like surfing the East coast — what happened exactly anyhow? Part 4 (and last)

Originally posted on Bali and Indo Surf Stories:
Part the First Part the Second Part the Third The Communist Party of Indonesia, or the PKI, put considerable effort into the…

December 12, 2015 · Leave a comment

Beautiful Prague

September 23, 2015 · Leave a comment

coca cola Lebaran edition

August 7, 2015 · Leave a comment

課綱修改真的只是藍綠惡鬥嗎?

Originally posted on 臺灣與海洋亞洲:
課綱修改真的只是藍綠惡鬥嗎? 吳俊瑩 一、前言 今年年初爆發的高中歷史課綱「微調」,稍不一察,很可能會被不明就理的說法帶到一種藍綠各打五十大板的理解中,把課綱修訂當成是隨著政黨輪替的政治對抗現象,認為藍綠只是被意識型態沖昏頭,誰執政就改成誰要的課綱,反正課綱就是政治洗腦工具,沒有所謂的好壞,彷彿課綱調整如同鐘擺,誰執政就往哪邊擺。 但果真是如此嗎?難道歷史教育真的沒有專業,只能是政治的附庸?2000年以來課綱的調整,難道如某歷史學者所言,是一場「鬧劇」?[1] 真難道從沒人真想把課綱修得好一點? 如果我們回顧高中歷史課綱的修訂,它的發展腳步其實是遠遠落後於臺灣民主發展的進程。當臺灣發生掙脫威權體制的民主化胎動,到政治上解嚴,反對運動者所要求的自由化與民主化改革逐漸實現時,中小學的歷史教育可說依舊沈寂如昔,有學者曾說「如果把民族主義拿掉,現行中小學歷史教科書便所剩無幾了」。[2] 整個高中歷史課綱,要到2000年以後才發生明顯的轉變,朝著回歸歷史教育本質而努力。但從2008年起,卻見到明顯退轉的情況。在這份報告中,我將簡要整理普通高中歷史科的課綱,在2000至2008年之間的轉變,具體的內容即是從「88課綱」到「95暫綱」,以及夭折的「98課綱」。 先說我的觀察心得,95暫綱與98課綱的出現,並不是藍綠惡鬥政治意識型態角力的結果,而是對歷史教育有想法的人,希望翻轉中學歷史教育,他們將歷史學習的目的,界定在培養歷史的「核心能力」──時序觀念、歷史理解、歷史解釋、史料證據──於是出現了這二套課綱。同時,催生並參與95暫綱的召集人張元教授,在政治光譜上,看不出偏綠,更不被認為是「獨派」學者,用藍綠惡鬥、說他為臺獨鋪路,根本是無的放矢,從根本上抹煞了他與許多高中教師對於中學歷史教育所做的努力與反省。 然而整個高中歷史課綱的進步性,在2008年政黨再次輪替,國民黨執政後「立馬」反轉,被許多關心歷史教育的學界人士評價不錯的98課綱,在2008年10月27日在由教育部長鄭瑞城主持的課程發展委員會議上,歷史科沒有遭到任何質疑,鄭部長竟悍然裁決「擱置再議」。[3] 就此掀開馬政府日後一連串反專業、搞黑箱、反程序正義的課綱修訂。[4] 二、有突破但結構仍未脫離過去的88課綱 長久以來,把中學歷史當工具用,當成打造民族精神的學科,從戰後以來一直是如此,即便是一綱多本的「88課綱」時代,這種背負「異地想像」的民族情操的教學目標陰霾,儘管有所消退,但依舊未散。88課綱的課程目標是這麼說的(底線為筆者所加): (一)啟發學生對歷史的興趣,俾能主動學習歷史,吸取歷史經驗,增進人文素養。 (二)引導學生了解歷史知識的特質,使其認清歷史變遷對時代的重要性,以強化其思考與分析能力。 (三)引導學生思索人我、群我的關係,以培養學生對社會、民族、國家的認同感與責任心。 (四)培養學生具有開闊的胸襟及世界觀,使能以更寬廣的角度思索中國歷史文化在世界歷史文化中之地位。 從課程目標來看,88課綱雖已開始思考歷史教育本身的意義,例如引導學生了解歷史知識的「特質」。但究竟歷史知識的「特質」是什麼?課綱沒有明說。再者,「以培養學生對社會、民族、國家的認同感與責任心」的目標,很明顯地還是把歷史教育當成打造民族精神工具,還是有著過去課程標準的影子。前一版1983年高級中學歷史課程標準,教學目標有四點(底線為筆者所加):[5] (一)明瞭中華民族之演進及各宗族間之融合與相互依存之關係。 (二)明瞭我國歷代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變遷的趨向,特別注重光榮偉大的史實與文化的成就,以啟示復興民族之途徑及其應有之努力。 (三)明瞭世界各主要民族演進之歷史及其相互之關係與影響。 (四)明瞭世界文化之演進及現代國際大勢,確立我國對國際應有之態度與責任。 我們可以說,88課綱不再像過去那麼誇張,「胸襟」放大了點,不再把歷史課用來強調中國歷史的光榮偉大、復興民族的動力。從臺灣戰後歷史教育的角度來看,確實有了長足進步。至於88課綱強調的培養學生對社會、民族、國家的認同感與責任心,雖說是世界各國歷史課程的一般目標。[6] 問題是,如果是談到培養國家的認同感,從歷史進入近代以來,一個明顯的特徵就是要在一定的地域內,藉由共同的歷史、共同的文化與共同的生活情境,形成國民的國家認同,但作為前提的地理空間界線究竟在哪?[7] 88課綱雖沒有明說,但看了課程目標第四條,就可以知道,顯然不是安生立命的土地,還是中國的歷史文化吧。 「88課綱」是1990年著手修訂、1995年發布,1999年秋天開始使用,此時,臺灣的自由化與民主化已經開展好一段時日,民間社會力早已釋放,並且取得一定程度的進展。然而,民主化所必然包括的本土化現象,並沒有反映在88課綱上,也因為要「思索」的是中國歷史文化,臺灣史有必要講,但要放在中國史的系統裡頭講;而且採取的是漢人中心的臺灣開發史史觀,當中也找不到原住民的歷史。這四章內容分別是: 拾貳、臺灣的開發與經營…

August 1, 2015 · Leave a comment

Molecular halal testing has turned up pig DNA in Cadbury’s chocolate

July 3, 2015 · Leave a comment
December 2018
M T W T F S S
« Oct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