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ophobia 潔癖

Nastiness Diagnosis. Anthropology. Religion. Gender. Justice. A Personal Notepad For the General Public.

Redemption song

Emancipate yourself from mental slavery 把你被奴役的心解放出來 None but ourselves can free our minds 只有我們能釋放自己的心 Have no fear for atomic energy 不要懼怕那強權的武器 ‘Cause none of them can stop the time 因為無人能阻擋時間演進 … Continue reading

May 26, 2014 · Leave a comment

傻大姐世界週報2014/05/10 新聞報導沒告訴你的奈及利亞

本週帶給您兩則國際新聞重點:奈國的錐心母親節女兒們被綁架之痛、母親控訴政府無能上街頭,奈國就要被宗教激進組織撕裂了嗎?以及印尼這幾天國會選舉結果出爐,看樣子下一任總統,一定是印尼版的歐巴馬Jokowi(讀作「久勾威」)會贏的啦!  

May 12, 2014 · Leave a comment

Taiwan tops Facebook users per capita in Asia-Pacific Area

Facebook台灣月活躍用戶達1400萬人,滲透率居亞太區之冠 數位時代網站|撰文者:陳怡如發表日期:2013-09-18 Facebook亞太區副總裁Dan Neary 17日來台分享台灣用戶最新數據。目前Facebook在台灣每月共有1400萬名活躍用戶,滲透率達60%,居亞太區之冠,其中每天都登入的使用者更高達1000萬人,使用手機登入的用戶則有700萬人,未來Facebook的發展策略,將以行動為主軸。  Dan Neary表示,Facebook在全球已有高達11億名用戶,每年成長超過20%,若以每月活躍用戶來看,亞洲區是Facebook在全球最大的市場, 共有3.4億名用戶,每年成長超過33%。而在台灣市場,Facebook每月共有1400萬名活躍用戶,以台灣總人口數2300萬人來看,滲透率達 60%,居亞太區之冠,其中每天都登入的使用者更高達1000萬人。目前Facebook在全球前四大市場,依序為美國、印度、巴西、印尼。 (編按:基本上就是按照人口多寡排列,中國除外,印度稍弱)

May 6, 2014 · Leave a comment

大鹽平八郎起義 ōshio Heihachirō Uprising (1837)

大鹽平八郎是日本德川幕府末期的陽明學派儒學者,唯心主義哲學家,大阪貧民起義領袖。主要著作有《古本〈大學〉刮目》、《洗心洞札記》、《儒門空虛聚語》、《增補〈孝經〉匯注》等。 自1830年起,大阪地區連年歉收,農村饑饉,城市物價騰貴。1836年災情尤其嚴重。大鹽對於廣大貧苦人民的悲慘處境深為同情,建議町奉行對饑民採取救濟措施,但町奉行置之不理,且與富商勾結,販糧江戶牟取暴利。大鹽憤恨幕吏專橫、商圖利,決心為民除害,乃與同志和門生密謀起義。

May 4, 2014 · Leave a comment

Thích Quảng Đức 自焚而死的越南僧人釋廣德

1955年,吳廷琰(-1963)在西貢進行公民投票,廢除保大皇帝,建立“越南共和國”(即“南越”)。 (以下文字出處:許文堂「當代越南佛教的政治參與」) 1963年6月11日,釋廣德(Thích Quảng Đức)於西貢街頭自焚,當時 之場景經西方《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記者哈伯斯坦(David Halberstam)記錄下來。其所刊載的照片引起世人震驚,質疑一向予人溫和印象的佛教僧侶何以採取如此激烈的手段抗議時政?

May 4, 2014 · Leave a comment

價值觀升級

你有沒有常常聽到一句話,覺得聽了很無奈:「啊這世界就是這樣啊,潮流就是如此,不可能改變。」 還有另外一句話:「啊你反對資本主義,不然我們是要變成北韓嗎?」是不是也很無奈?我們該如何回應? 其實,在服貿爭議紛紛擾擾之中,我們赫然發現:我們不是只有產業需要升級; 我們最需要的,其實是價值觀升級。 A. 世界不變,我們不變 vs. 我們改變,世界改變 這世界光是從二十世紀開始,就有多少超級不同的潮流與超級巨大的改變。到底是什麼讓你覺得不能改變?原來,是你的價值觀告訴你,不能改變,非得如此。但果真如此嗎? 一百年前女性都還不能受教育,今日已經有許多女性科學家與學者,這改變不大嗎?從殖民主義、一次大戰、經濟蕭條凱因斯主義、二次大戰、獨立國族主義興起、共產主義、現代化運動、民權運動 、女權運動、後現代運動,這些不是改變嗎?從用水泥鋼筋來治理河川到現在放任自然的生態池、從大規模單一作物到現在要小農有機經濟,這改變不大嗎?從「上帝已死」到「人類已死」,到現在全球宗教復興,這改變還不多嗎?以前幻想機器會取代人工後,人類平均工時會減低,大家都會很幸福,現在大家科技超發達,工作也超時爆肝,這不是很大落差嗎?冷戰時期遺產讓某些人以為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勢不兩立,但後來發現歐洲可以做出混合資本主義+社會主義的福利政策,接著二十一世紀,發現中國原來是超級放任資本主義加獨裁社會主義思想合體,這不是巨變嗎? 十幾年前台灣還有人為了民主而自焚而死,十幾年後有人在台灣視民主為無物,可有可無。這改變不大嗎? 這些變化的發生,難道都是因為「這世界就是如此,無法改變」,而改變的嗎? 在北韓、中國與美國這些極端中,還有多少可能性等著我們去創新發展? 如果我們一開始就否定了自己的能動性,我們當然無法成為改變世界的一份子。 既然最近很流行Z>B「利大於弊」,那麼也容許我說一個「守護多元經濟與小型本土社群必然是Z>B」的故事。  

March 26, 2014 · Leave a comment

雷神野草莓:自己的國家自己救

「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便成為義務。」 2014年3月19日下午 同事說:「我好高興學生自發性站出來。這讓我回想到過去野百合的年代。我彷彿再度看見了希望。」 這是最頂尖的草莓。若在真正健康公平的市場中絕對不害怕競爭的台灣草莓。這是一群,冷靜理性,可以策劃周延讓立法院陷入失守,一台 ipad跟一雙室內拖鞋就架好網路直播揭穿假新聞,在院外拉起物資線與醫療線與食物發放機制,讓賣香腸的阿姨與飯店大廚師現場聲援,科技工具運用之強大讓教授們都自嘆不如的,如假包換的戰鬥草莓。 2014年3月20日下午 我的學生並沒有翹課。事實上,連旁聽的學生,都在台北抗議完後趕回來新竹上課。下課後,又要趕回台北去抗議。他們真的好辛苦。我們這是什麼國家,搞得他們這麼累? 「老師:我課堂能到,原訂上完課再前往立法院。」「老師,我每星期都很期待這堂課。」 下課後,我與幾位學生一起開車前往立法院。在我們後頭還有兩台包車,準備通宵奮戰。他們遠遠比我有戰鬥力。他們已經把「求學」與「抗議」的行程規劃好,在晚上去到現場幫夜深後容易稀疏容易被驅趕的疲憊身體注入新血,清晨再南下回家。 與我在一起的這幾位學生都很特殊。有充滿活力熱情與正義感、自認講話有台中腔的女大學生作為首的「領導」,有「外省人第三代」的男資優生常被可愛物品吸引,有同樣是「外省人第三代」已經下了苦心學好台語的男研究生,還有幽默詼諧但不忘關懷社會的男原住民大學生。除了課業繁忙、搞社運,他們也是印尼志工團隊的義工。我有許多「外省人」好友。他們,一個比一個比我還要「反中」。 我們根據物資網站發現需要瓦斯罐與工地手套三十雙。所以跟學生從新竹出發在桃園路上五金行買了三十罐瓦斯罐與三十六雙工地手套,據說物資部天冷要現場野炊煮薑湯給大家喝。想不到,老闆聽到我們要去立法院,立刻免費大送我們兩排,又說,真的要去立法院嗎,對,又多送我們兩排瓦斯。老闆的阿莎力,讓我們的「領導」直說「人間處處有溫情。」 晚上十點多,天空不時飄著小雨。學生們幫我準備了圍巾、毛帽甚至還有棉被。我們幾個人依偎在坐在青島東路旁。 我只是一個默默無名的年輕學者,我沒有任何機會「慫恿」任何學生,也沒有領導他們。相反地,是學生在領導著我。

March 21, 2014 · Leave a comment